手机版
1 1 1

共产党员网 交流 交流首页

最后的党费

贵州安顺市关岭县发改局 姚启超

  “孩儿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党员在战场上就要带头打头阵,别人不能吃的苦你必须能吃,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你必须要去。为儿我万一在战斗中牺牲了,我求爸爸帮儿办理好一件后事,代我交纳我今后51年的党费,每月3毛,共计183元6毛钱。”

  37年前,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夕,笔者服役于解放军某部队七连,作为连队副政治指导员,进入战场前夕,我们连队一位19岁的云南昆明籍战士杨本红抱着必死的信念,给他至亲至爱的父母写的一封信。信中,他除了表达对父母深切的思念外,还在信的最后这样嘱咐他的爸爸。

  最近,笔者在整理当年本人参战文字材料时,在看到当年战斗结束以后我们连队上报的杨本红英勇事迹材料时,读到这封出自稚嫩之手的家书,我的心灵受到强烈震撼。那种久违的震撼,击痛了我近乎木然和僵硬的情怀。

  从信末的落款上得知,他叫杨本红。那年他才当兵1年。19岁,人生刚刚开始,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属于这个年龄,可是,他却不能从容地写完一封家书,“在这决战的前夕,我们的军事政治训练任务十分繁重,一封家信写了几次还没写完,我想你们肯定等急了。没有办法,我现在只能在每天晚上睡觉前几分钟写几个字,寄托我深深的思念。”时间对于一个即将奔赴保卫祖国边疆边境前线的19岁青年来说,是多么宝贵。我一读至此,眼前便会出现这样一幕:年轻的战士小程趴在行军背包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在洁白的信笺上向远方的父母吐露着他的思念。他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呀,一笔一画之间,我分明读出了孩子对于父母的那份浓浓眷恋。“现在,我是多么想再听一次爸爸那近似古板的正统教诲,我是多么想在体弱多病的母亲面前撒一下儿时的娇欢,哪怕是看到母亲一丝痛楚的苦笑,为儿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时间不允许,真的不允许,不允许他把满腹的话语一股脑儿地向父母倾倒出来。而在遥远的故乡翘首以盼的日渐年老的父母亲,他们是否又能从寥寥几百个汉字里读出儿子那一腔赤子之情呢?我想,肯定会的。

  这几行读起来那么柔软的文字,分明就是一把利刃,足以将父母的心刺破,让读者的心滴血。正是在慈母跟前耍耍小性子、在严父面前使使犟脾气的年龄啊,而这些,对于就要毅然走上生死线上的战士来说,却是一个不可触摸的梦想。

  那一次,在向201号高地的攻击中,年轻的战士杨本红在击毙一名越军后被敌人高射机枪击中,不幸牺牲在阵地上。战友在清理烈士遗物时,从他的上衣兜里找到了这封尚未来得及发出的浸透鲜血的家书。

  杨本红在父母面前他是孩子,而在责任面前,他是一个敢于担当、信念坚定、忠诚无比的勇士!

  作为儿子,他没有留下一笔哪怕是微不足道的财富来报答父母,为此他怀着深深的歉疚:“我知道这19年来你们为我付出的代价,为儿我就是做牛做马、尽孝至终也难以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可他却时刻铭记着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他是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党员,这不是一个虚名,而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他多么珍惜这份荣耀啊,哪怕失去宝贵的生命,依然不改初心。

  他时刻牢记自己作为一名党员的义务,183元6毛钱的党费,我猜这一定是他短暂人生中节俭下的全部积蓄,也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第一笔也是最后一笔财富,怎么使用这183元6毛钱,他心里想得清清楚楚:按每月3毛钱的标准,刚好交纳51年的党费。一个19岁的共产党员,什么是最大的原则,什么是最高的利益,他明明白白,毫不含糊。

  党员交党费,是党性观念的体现。战争年代,革命前辈以交纳党费的形式表示对党的忠诚。第四次反“围剿”时,“党的女儿”玉梅等3名共产党员与组织失去联系,在生活极为艰苦的情况下,她们用仅有的梅干菜和一小包盐巴交纳党费。和平时期,许多老党员也以交纳党费的形式表达对党的热爱。今天,当我们再来看这位19岁的共产党员,以183元6毛钱交纳党费的故事,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心灵受到震撼。

  阅读这封带血的家书,阅读这最后一笔党费的故事,让我感受到了忠诚的热度。

点击进入主题征文专题网页

点击进入主题征文专题网页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08日 13:57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3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