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为留下他 村民誓言出钱替其娶媳妇

他是西寺峪村最值得信赖的村官,上任不到半年,就让村民都喝上了自来水;还清了村里40多万元的欠款,出钱帮村民买农业保险。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走进了村民的内心世界,赢得村民的尊重。[详细]

  • #
  • #
  • #
  • #

村民为留村官 誓言愿出钱替其娶媳妇——记北京大学生村官王鹏

5年前,因为父亲的一句话,27岁的他从此扎根农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助理”到北京市唯一一位书记、主任一肩挑的大学生“村官”。在村民眼中他就是西寺峪村最值得信赖的村官,上任不到半年,就让村民都喝上了自来水;还清了村里40多万元的欠款,村里的道路也全部硬化;村集体还出钱帮村民买农业保险。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走进了村民的内心世界,赢得村民的尊重。但在他眼里,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小事。他总是说,“如果大学生村官嘴里讲的都是理论,不去干实事,那就是不合格的村官,就是在浪费时间。”他就是大学生村官王鹏。

  

毕业选择:父亲的一句话

虽然也是地属北京,但是位于北京远郊平谷区最北部的镇罗营镇,仅从当地人的口音中就可以判断,这里离北京市区真的很远了,位于镇罗营镇的西寺峪村甚至离平谷城区都有近一小时的车程。由于地处平谷北部的深山,历史上这里就是出了名的艰苦地区,但是对在这深山沟里干了5年村官的王鹏说,这是他住过最舒服的地方。

今年27岁的王鹏大学一毕业就来到这里。“当年找工作的时候也接到了一些企业的录用通知,但是我父亲说你应该去农村发展。”回忆起选择毕业出路的决定,王鹏说他本来就来自农村,毕业后再回农村一方面有自己性格上的考虑,也因为国家对大学生村官有很多优惠政策。

2007年7月,从北京经贸学院毕业的王鹏正式开始在西寺峪村做村干部工作。虽然王鹏在大三时就已经入党,在学校也当了好几年的学生干部,但是初到农村工作的他,面对琐碎繁杂的“村务”,这个20出头的大男孩一直无法适应。

慢慢适应了山区农村生活的王鹏开始尝试着跟村民接触交流,以便开展工作。他渐渐开始主动和村民聊天,查看背诵村民档案,记下了全村每一户的家庭情况和成员姓名,走村串户,与村民拉家常、陪老人聊天解闷,他通过各种方法融入到当地村民中。

以心换心,成就大学生“村官”

西寺峪村有119户,344口人,党员37名。由于地处深山区,村里的发展比较滞后,各方面的情况也比较复杂,村民与村干部之间长期缺乏相互信任。在王鹏当“村官”的2年里就换了3名支部书记,而王鹏也正是在这两年里,用自己的辛勤努力和真心付出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

西寺峪村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果品,以板栗和核桃为主,但由于管理技术落后、交通不便利等因素严重影响了村民的经济收入。因为自己懂网络,王鹏和村内林业干部商量,利用党员远程教育平台的资源,开展科技致富教育,组织广大村民观看各类农业技术普及片,组织本村村民参加镇农办的技术培训,引进果树新品种,利用所学的电子商务专业知识,搭建果品销售网络平台。这让多年没有销售渠道的果农喜出望外,得到实惠的村民也越来越信赖这个“外村来的小干部”。

2009年11月,西寺峪村党支部进行换届选举,王鹏高票当选为书记,成为了平谷区第一位当选党支部书记的大学生“村官”。

王鹏任党支部书记不到半年,就让村民都喝上了自来水;村里40多万元的欠款,都还上了;村里的道路也全部硬化;村集体还出钱帮村民买农业保险。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走进了村民的内心世界,赢得村民的尊重。但在王鹏眼里,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小事。“如果大学生村官嘴里讲的都是理论,不去干实事,那就是不合格的村官,就是在浪费时间。”王鹏说。

穿梭在城乡之间的爱情

  

2010年6月,王鹏在选举中高票当选村主任,成为当时北京市唯一一位书记、主任一肩挑的大学生“村官”。村民兴奋地说:“25岁,年轻,有魄力。希望他下届还接着干,如果他愿意,我们每家出一千块钱给他娶媳妇、办喜事,希望他永远扎根在西寺峪。”

如今的王鹏已经成家,妻子是他从大学时代开始交往的女友。“当年我刚当村官的时候,她给我撂下一句话:‘如果继续留在农村,要么结婚,要么分手’,现在我们共同做了一个最美好的选择。”王鹏的妻子在北京市区上班,虽然每周小两口只有一两天团圆的时间,但是王鹏说:“我已经是村子里的一部分,根本离不开这里。”

如今,王鹏又被选为村主任。“这下更走不了了,至少要干满一届,5年。”王鹏开玩笑说。

记者手记


    上任后的王鹏办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让村民喝上了自来水,他还自掏3万元修坝墙,避免雨季给村民受带来的损失。
    记者离开西寺峪时,王鹏说,等把村里的基础设施弄好了,下一步他还想带着大家搞些农家乐之类的项目,把山村里的资源和旅游结合起来……在与记者的交谈中,王鹏谈到的都是村里的事,村民的事儿……这让我们时刻都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的热情和干劲,在农村这片天地中,王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