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谨:转变角色惠村民 村官深挖旅游资源富矿

24岁的张谨在2010年通过福州选调生考试,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他自发组建了宜夏村大学生导游队,宣传推广当地的旅游资源。在他看来,村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必须将心比心转换角色。[详细]

  • #
  • #
  • #
  • #
  • #

转变角色惠村民 村官深挖旅游资源富矿——记福建省大学生村官张谨 

月光朦胧,淡蓝色的薄雾爬上了鼓岭的山涧,美景之下,一场关于人生选择的辩论在抱翠山庄拉开了帷幕。

辩论双方正是已经合作了两年的宜夏村党支部书记郭绍恩和他的助理张谨。

“张谨,我觉得选聘期满后,你应该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即使将来你被调走,你一样可以反哺宜夏村嘛”,郭书记语重心长地说。

“我已经把我的留村申请书递交到市委组织部,我在宜夏村增强了很多能力,我对这里有感情,我觉得在农村更有发展空间”,张谨深情地说。

一个自幼生活在福州市里的男孩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辩论呢?让我们走进张谨这两年的村官生活。

转变角色 主动融入为民服务

 

刚刚来到宜夏村的张谨并没有这种扎根农村想法,他和所有来自城市的选聘生一样,对农村的生活没有太多了解,更谈不上在农村开展工作。说到刚接手大学生村官时的青涩,张谨流出了辛酸的泪水。“我当时总觉得有一种城里人的优越性,在工作中也不讲究方法,曾经被人灌醉后,丢弃在街头。”

“我失落过,颓废过,但是我坚信大学生一定能做些事的,入村的第33天是我的一个转折点,因为从那天起我开始强迫自己转换角色,做一个真正的大学生村官”张谨说。

心路的转变靠得是坚强的意志,而要想真正在实际工作中做出成绩,则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探索。两年来,张谨长期驻村,即使周末也没有时间回家团聚。要想和村民拉近距离,主动融入到村民的生活中是需要时间的。

张谨的同事周小镔这样描述张谨在村中的工作:“很多时候如果自己忙得错过了食堂的饭点,他就自己煮泡面吃,他认为村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要转换角色就得将心比心站在村民的立场的去考虑问题,当然这些小事迅速拉近了他与村民之间的距离。”

因为涉及到旅游项目开发征地,村民郭辉的400多平米的楼房被列入了拆迁名单,根据国家政策,村民在第一签约期内签约能够得到更多的优惠,而郭辉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是最顽固的钉子户。在第一签约期的最后一天,张谨考虑到过期后会给郭辉带来损失,立即建议领导再次入户做协调工作,经过三个小时的交流终于在夜间十二点前说服郭辉签约。郭辉回忆道:“因为之前曾经和村里领导吵过架,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天他们还会来,张谨这人心细,懂政策,没有他,我肯定会损失的。”

当记者询问失地村民现在的生活状况时,郭书记笑着说:“这事还多亏张谨,我们的知识水平有限,不懂政策,按照我们村的情况是无法申请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的,这样给征地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张谨通过多方面渠道去了解政策,比较新型农民社会养老保险和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的异同,积极与区劳保局协调,最终争取到为宜夏村800多村民免费每人一年600元额度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这下可解了村民的后顾之忧。”

正如张谨所说,做好村民的工作,除了利益分配之外,让村民更好地理解政策也很重要。

深挖旅游富矿 在行动中看到机会

 

村民黄尚秋曾经因为柳衫王公园清洁任务繁重与领导发生矛盾,张谨了解情况后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加强景区的软环境建设,悬挂文明警示牌,提高游客的文明意识,这样公园内的垃圾自然会减少。张谨与村委会协调资金,自己制作了四十多个警示牌悬挂在村中的重点景区。

警示牌仅仅是张谨在旅游资源管理优化方面的一个很小的想法,宜夏村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但旅游环境倾向于季节性旅游,每年旅游业的发展只能“听天由命”。村党支部郭书记说:“鼓岭的旅游资源是天然富矿,但是需要实干人挖掘。”当张谨得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访美时讲述了一段中美友好交往的“鼓岭故事”,他立即告知村书记,召集村委会协商,做好鼓岭旅游宣传的前期准备。他自发组建了宜夏村大学生导游队,并且根据鼓岭乡志和村中老人的讲述设计成景点小故事以便加强景区宣传。2011年夏季大学生导游队完成导游任务16次。

“我相信任何工作都应该有一个可持续发展,鼓岭地区的旅游业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我在这只做了两年,还没有看到什么成效,所以我想把事业继续做下去,不要让它中断。张谨说,下一步我希望能和自己的母校合作,做些免费的小药箱发给村民和游客,这样既解决了旅游旺季村民和游客买药难的问题又实现了本地旅游品牌的市场推广。”

真心为民 平衡小家和大家

 

华盈会议中心经理林依发告诉记者:“近两年,村里成立游客服务中心,整村的旅游资源得到了整合优化,游客比以前来得要多得多。张谨作为旅游联络员去年给他带了五百多客户,自己总想给他一些回扣,可是这孩子说什么也不要。”

在村中,张谨作为村领导的好帮手确实有机会得到一些实惠,但是他没有用过一次。两年来他没有向村委报销过一次油费。村民代表阮水珠一直很关心张谨的生活,多次邀请张谨的父母、女友来鼓岭游玩,每回都被张谨谢绝了。张谨和家人商议在他做村官期间,家人不要到鼓岭游玩,因为这样可能会影响来之不易的群众基础。

家庭对张谨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支持,为了方便张谨开展工作,父亲张贞宇为儿子买了辆丰田轿车,而自己却依然使用着旧的面包车。母亲吴惠如说:“儿子经常用轿车拉村民进城,车很少用于家人的出行。”

“这孩子从小都很乖,我们尊重他的人生选择,要做事就要把事真正的做好,”母亲吴惠如说。

王晓青是张谨相恋多年的女友,她很欢快的告诉我,张谨从小有一个信念就是结婚后和父母一起住,为此他还经常想办法加强她和他父母的关系。

记者手记

  
  张谨常说自己最对不住的就是家人,他从来没有把父母带上过鼓岭,女友多次想到村里看他,他都以其他理由劝她不要来。
  张谨在村委换届选举大会上说自己在福建医科大学读完的本科,而在宜夏村读完了研究生。谈到自己的前途,张谨自信的说如果自己能让乡村变成城市,那么我也就不需要回到城里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