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卓威:扎根农村 促“垃圾村”华丽转型

10年前,他带着暨南大学经济学学士的“金身”,回到南海区大沥镇联滘村当起了农村后备干;10年来,他带领远近驰名的“垃圾村”实现华丽转身,把“垃圾围城”升级为“广佛商贸城”。[详细]

  • #
  • #
  • #
  • #

扎根农村 促“垃圾村”华丽转型——广东大学生村官钟卓威

  10年前,他放弃中国建设银行、广东发展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工作机会,带着暨南大学经济学学士的“金身”,回到南海区大沥镇联滘村当起了农村后备干;10年来,他带领远近驰名的“垃圾村”实现华丽转身,把“垃圾围城”升级为“广佛商贸城”——他就是来自广东佛山南海的大学生村官钟卓威。

  上任即遇“烫手山芋”

  2002年7月,钟卓威带着暨南大学经济学学士的“金身”,回到南海区大沥镇联滘村当起了农村后备干部。同学和师长觉得钟卓威“下放”到农村是屈了才,但是联滘村村委却像是捡到了宝,一开始就将村里较为中心的工作交给他去处理,悉心栽培。

  联滘村位于广佛黄金商业走廊地带,从上世界80年代开始,村里集中开发1300多亩工业区,吸引了上千家垃圾加工厂,一下子成为全国最大的废旧塑料和“洋垃圾”的集散地。

  集中出租厂房给垃圾加工厂,无论是村集体收入,还是村民的个人收入,联滘村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但另外一个问题却随之而来——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联滘村也成为远近驰名的“垃圾村”。进入21世纪之后,整治“垃圾村”,推进产业转型,实现环境再造,成为联滘村“两委”的首要任务。

  于是,上任不久钟卓威就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说服村民放弃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形成的垃圾加工产业,配合拆迁以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拆迁废旧垃圾加工厂,涉及全村70%村民的利益

  “如何说服村民配合拆迁废旧垃圾加工厂,腾出发展用地,是联滘村产业转型的最大难题。”钟卓威告诉记者,废旧塑料回收在联滘村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当时有超过70%的村民从事这个行业,拆迁废旧垃圾加工厂几乎会触动全村每户的利益。

  钟卓威说,村民从村里承包了一定面积的土地之后,然后在土地上建一到两层的简便厂房,再安装上水电,就成为简易的加工厂了,最后再转租给外来的废旧垃圾加工公司,“村民承包土地的费用非常便宜,但是却可以高价转租给废旧垃圾加工公司。”

  钟卓威称,村民转租给废旧垃圾加工公司的一个月租金,就可以交一年的土地承包费了,剩下11个月的租金就是自己的收入了。

  “当时整个联滘村几乎每家每户都有非常可观的租金收入,但是拆迁之后这笔收入就断了,所以很多村民都不愿意拆迁。”钟卓威坦言,劝谕村民拆迁加工厂,无异于要断绝全部村民的经济收入来源,“无论是对集体收入来说,还是对个人收入来说,这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拆迁的手术刀向自家举起

  钟卓威告诉记者,“为了动员村民拆迁,我先把手术刀对准了自家的加工厂。”

  回忆起当初劝谕家人拆除2000多平方米的废旧垃圾加工厂,钟卓威坦言这是一次“赌博”,“幸运的是,这次赌博我赢了,而且赢得非常漂亮。”

  “我还记得第一次向家人提出率先拆迁自家的加工厂时他们的反应。”钟卓威说,“我爸说要拆可以,先拆其他人的;我哥质问我拆了以后家里的经济损失是不是由我来补偿?我妈说她们都已经一把年纪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们就这样你一言他一语地说,最后大家不欢而散,他们气得连饭都吃不下。”

  虽然第一次被全家人拒绝了,但钟卓威并没有放弃。他知道,如果连自己家人都不能说服,其他村民更加不可能被他说服了。“后来我找来了很多环保资料,例如垃圾加工厂对周边生活环境的危害,对人体的危害等等,但是他们还是无动于衷。”钟卓威说。

  “最后劝服他们,是在一次吵架之后。”钟卓威告诉记者,“还记得那天我又拿着环保资料给他们解释,但是他们还是对我不闻不问,我爸甚至说我不孝。”

  “当时我就生气了,忍不住就对他们咆哮了。”钟卓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哪里不孝了?拆垃圾加工厂就是为了改善你们养老的环境,让你们远离垃圾堆!拆垃圾加工厂,对我们的后代也有好处的,你们是不是想看着以后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在垃圾堆中出生,然后年纪小小就因为环境被污染而染上各种各样的疾病?”

  钟卓威说,咆哮之后,全家人都静下来了,他把手中的环保资料扔在桌面上,头也不回摔门而去。“第二天早上,我爸就同意率先拆迁自家的厂房了。”

  最终,在钟卓威和其他村干部、党员的带动下,经过差不多2年的努力,联滘村分三期拆迁了659间废旧垃圾加工厂,腾出了1300多亩土地,为产业转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培育新兴产业,垃圾村实现华丽转身

  “为什么说搬迁废旧垃圾加工厂是赌博?主要还是因为确定要搬迁后,腾出的空地用来发展什么产业,当时还没有明确的方向。”钟卓威告诉记者,拆除废旧垃圾加工场期间,几乎每天都有3、4名村民到村委问他将来有什么发展计划。“威仔,以后我地吃粥吃饭就睇你啦。(粤语:以后我们每天能吃什么全看你的了。)”

  拆迁后,可开发土地增加了,环境改善了,如何引进和培育新兴产业,是钟卓威等联滘村干部群众面临的新课题。“为了找到合适我们村特点的发展计划,我们多次邀请广州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顾问总规划师袁奇峰教授前来视察,让他给我们出谋划策。”

  “为了提高土地集约开发的效益,经过深入论证,并经村民表决同意,最终我们决定与大沥镇以共同开发的形式,在大沥镇建设区内公共配套的基础上,由镇、村统一产业规划,建设广佛商贸城,着力打造区域发展新引擎。”钟卓威说。

  “现在,广佛商贸城招商引资逐步走上轨道,南海铝型材行业协会、华昌、伟业、坚美、华鸿铜业和金一百联合体总部大楼,以及中盈写字楼五星酒店项目已成功落户,联滘村已经初步实现由‘废旧塑料回收加工聚集地’向‘广佛商贸城中心区’的华丽转身了。”钟卓威得意地告诉记者,“另外,今年联滘村集体纯收入由1550万元增至2800万元,村民人均股份分红由4300元增至6300元。”

  八年农村历练,虽然很艰苦,但钟卓威无怨无悔。“当年我们班毕业后进入金融机构的,很多同学现在都已经是副行长甚至行长了,但我依然没有后悔。”钟卓威说,“农村是一个大舞台,伴随着家乡的发展,我也得到了锻炼成长,从一个毛头小伙子,成为村党总支书记。我为当初的选择而骄傲,为作为一名大学生村官而自豪。村官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大学生村官,只要扎根农村,志存高远,奉献我们的青春与激情,必定大有作为。”

记者手记

  
  大禹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刘备以三顾草庐得诸葛亮,记者亦有幸三次约访钟卓威,终于在本周成功见其真人一面。
  走近联滘村村委,破旧的村委办公室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集体收入接近3000万村。没有气派办公室,也没有高档的用车,但村民对钟卓威却有极高的评价,“不但人好,而且真的非常有实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