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翠芳:融入村民跨越语言鸿沟 “哑巴”变身村“老总”

4年前,因不懂当地方言,她不知所措地在村民中充当“哑巴”,4年后,她成了村子的“老总”,带着一帮“父辈”的村委队伍,她就是广西省崇左市江州区太平镇卜寨村委书记陈翠芳。[详细]

  • #
  • #
  • #
  • #
  • #

融入村民跨越语言鸿沟 “哑巴”变身村“老总”——记广西大学生村官陈翠芳

  4年前,她背井离乡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4年后,她依旧工作在基层,周末多了弟弟的陪伴;4年前,她不知所措的在村民中充当“哑巴”,4年后,她成为了村子的“老总”,带着一帮“父辈”的村委队伍;4年前,她不知“谢”在当地的语言发音为“姐”,4年后,她依旧不会说当地的话,可她却可以和村民坐在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一个女孩子,有多少个4年的青春,可她却选择了把宝贵的4年青春奉献在这片陌生的农村土地上。她就是广西崇左市江州区太平镇卜寨村委书记陈翠芳。

  “你姐怎么了,你可是说清楚了”

  陌生的语言,让她第一次感到村官这份工作的难题

  2008年,陈翠芳成为了崇左市江州区太平镇壶兴社区居委会主任助理。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陈翠芳感到了很兴奋,每天早早就去办公室,开始工作。可很快,陈翠芳就遇上了难题,那就是她根本听不懂当地的方言。

  “你姐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说清楚呀。”陈翠芳告诉记者,上班的第三天早上,她就遇上了难题。当时,一名村民急匆匆的来到社区办公室反映问题。可村民的第一句话就难住了她。她告诉记者,村民不停的说“jie”,而她就不停的问“你姐怎么了”?就这样僵持了10多分钟后,居委会主任到了,她才得知,对方说的是“我姓谢的,我要反映问题。”而不是“我姐出事了”。

  事情发生后,陈翠芳陷入沉思。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份工作,能不能做好?在她困惑时,居委会主任对她说,语言障碍不是退缩的借口,只要有心,慢慢就会好的。

  于是,她便选择了继续留下来,用心做每一件事情。

  “就算是喝茶,那也得和他们碰杯干掉”

  陌生的环境,融入村民才是顺利开展工作的前提

  这一留,陈翠芳三年的大学生村官的生涯结束了,她选择了报考了当地的公务员。幸运的是,她顺利的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可想不到的是,她再次选择了成为一名基层党支部书记,成为了江州区卜寨村村委书记。

  ”第一次报到,发现村委班子都比我大,都可以做我父亲了。“陈翠芳所在的卜寨村位于城乡结合部,经济条件不错,村委班子也都是村子发财致富的带头人。如何和这帮爷们一起开展工作,是陈翠芳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虽然已经有了3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可以往陈翠芳都是助理,上面有主任这个”大树“罩着,可这次不同的是,她是”老总“。上任后,班子成员就给”陈总“来了个大难题--村子内改善人饮工程搁浅了,因为2万元的资金缺口。

  得知这一情况后,陈翠芳开始奔波在水厂、当地企业和村民之间,很快,2万元的缺口变成了5000,得知这一消息,村民很高兴,5000元不是问题了。这件事情后,陈翠芳开始有威信了。于是,陈翠芳开始走进村民家中,和村民一起吃饭喝酒。可不善喝酒的陈翠芳面对一大帮爷们怎么办?村委班子也开始心疼这位年轻美丽的“老总”,允许她以茶代酒,但一定要碰杯干掉。

  “您考虑下,看这些村民适合什么样的岗位”

  淳朴的村民,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才能得到拥护

  由于地处在城乡结合部,陈翠芳面对的不仅仅是村民,还有如何协调村民和一些企业的关系。6月15日,陈翠芳再次走进企业,这次她要解决的是村子富余的5名劳动力。

  对于陈翠芳的到来,一家企业的林总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陈翠芳是他的常客。这次,林宗显得有点为难,一来这些村民文化水平有限,二来他们在农忙时可能会辞职,从而造成生产线停工。

  “林总,你再考虑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工作?”几经协调,林总终于答应安排这5名劳动力,而陈翠芳也表示会在农忙时积极协调村民。

  陈翠芳告诉记者,在农村开展工作,重要的是不是你承诺多少,而是你做了多少,能给村民带来多大实惠。

  “取消低保,这家人的日子怎么过”

  复杂的问题,农村发展讲究政策的同时讲策略

  地处城乡结合部,除了解决富余的劳动力,还有一个难题就是计划生育问题。岑超平是村子的计划生育委员,也是陈翠芳在村子内的“大哥”。一有空,陈翠芳就来到岑超平的家里,在一边大口吃肉和大口喝”酒“的同时,一边商讨如何开展计生工作。

  很快,难题就出现了,一名低保户家超生了。按照政策,这家的低保户必须取消。可面对这家的实际情况,陈翠芳动摇了,因为取消低保,这家的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于是,陈翠芳带这家的男主人去一些遵守计划生育的家里参观,给他讲解政策,并积极协调给遵守政策的家庭办理优惠政策。很快,这户人家就知表示了悔意。

 “农村工作很复杂,讲政策还要将策略”。4年前,陈翠芳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地方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村官,4年后,他的弟弟也开始在当地投身于基层工作,每个周末,陈翠芳等弟弟回到身边,都会这样叮嘱弟弟。

记者手记

  
  2008年,当陈翠芳来到崇左市江州区时,她只不过是稚气未脱的小女孩,一个连“姐”在当地是“谢”的意思都弄不清的外地人。
  可是在三年大学生村官的历练中,她不仅克服了水土不服、语言不服等重重困难,而且取得不少成绩,组建了文艺宣传演出队,成立了义务治安巡逻队等等,更是深深的爱上了这片土地,让自己最小的弟弟也投身到农村的基础建设中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