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夫:深山“水柜”有心人

韦德夫,东兰县三石镇巴王村的大学生村官,他不仅是深山水柜兴建的见证者,更是这一“奇观”的参与者。2010年,弄速屯开始建“人畜饮水工程”,这个“人畜饮水工程”,正是韦德夫的杰作![详细]

  • #
  • #
  • #
  • #
  • #

深山“水柜”有心人——记广西大学生村官韦德夫

在高山林立的东兰县大石山区,巴王村显得如此渺小。全村总人口不到1500人,却有44个自然屯,有的屯仅有2、3户人家。从蜿蜒的山腰屯级公路望下去,处在山脚下的一个个屯,犹如点缀其中的人造景观,而更加奇观的是,几乎每户人家的屋后几十米远的地方,都有一座圆形建筑,在天气晴朗的时候,这一座座圆形建筑会反射出刺眼的光。

这个被外界传为"炮台"的神秘建筑,就是水柜--东兰县大石山区居民赖以生存的蓄水池。

韦德夫,正是东兰县三石镇巴王村的大学生村官,他不仅是深山水柜的兴建的见证者,更是这一"奇观"的参与者和规划者。

翻山越岭几十载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张毅今年30出头,弟弟出去打工了,现在和父亲、妻子、儿子住在弄速屯。这个屯目前有20几户,已经算大石山区较大的屯了。

拧开水龙头准备喂牛的张毅,放了满满一桶水,拌上草料,同时,略带兴奋地讲起了他家兴建"炮台"的故事。

在弄速屯生活了几十年的张毅,家里养了一头牛、一口猪、几只鸡,几亩玉米地。在2010年之前,张毅一家的用水全靠一个60立方左右的水池,这个水池也是全屯20多户村民人畜用水的唯一依靠。每年10月份旱季开始,弄速屯的公用水池都会干涸,村民用水只能翻山越岭去一眼泉水处挑。

"虽然只有几公里,但要翻过屯后面的山,来回要半个小时。"张毅提起那段日子直摇头。

2010年,弄速屯开始兴建"人畜饮水工程",张毅家正是在那个时候建了一座80立方的水柜。"从2010年起,再也没有去挑过水了,打开水龙头就有,连续干旱几个月都没问题。",提起这事儿,张毅脸上就挂满了笑容。

这个"人畜饮水工程",正是韦德夫的杰作!

全村建起了120多座水柜

2010年,韦德夫到巴王村当村官的第三年,东兰县出台政策,大石山区的村民兴建蓄水工程可以获得财政补贴,但各村必须把工程项目事先做好规划。韦德夫一听,兴奋不已,立刻跑进山区,调查各个屯村民的用水情况,挨家挨户询问。在获得第一手资料后,韦德夫把初步方案报了上去。

然而,一心想为大石山区村民改善生活状况的韦德夫没有料到,这项工作竟然在即将开工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虽然政府有资金补助,但动工兴建要村民自己负责,而大部分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家里仅剩老人、妇女和孩子,谁来做?"这就是韦德夫要面对"无米之炊"难题。

为此,韦德夫又急急忙忙跑进山区,给村民做思想工作,劝说他们把青壮年劳动力叫回来。

好不容易把思想工作做通了,又一个难题摆在了韦德夫的面前:建水柜要爆破山石,工程质量要人把关,这些技术活都没人会干。

怎么办?

韦德夫急的直挠头,县里要求的工期很快就要到了,再不开工,补贴资金就没了。

正在这当口,韦德夫想起了村里一位老党员包国周,他在县里干过建筑包工,而且有10个人的包工队,其中两人懂爆破。与包国周一联系,没想到,包国周不仅答应,而且愿意免费为村民施工。这一下,让韦德夫长松了一口气。

轰轰烈烈的大石山区水柜工程就这样开工了!

焕然一新的巴王村

张毅从水柜引入家中的水,是靠一根大约50米的软管流过来的。

"再过几十天,这些软管都要换成标准的自来水硬管。"韦德夫说,软管暴露在外,经过日晒雨淋很快就会老化,而且水质也容易发生变化,下一步将集中更换真正的自来水管。

目前,巴王村有340多户家庭,除了一些人口较集中的屯使用大型公共水池外,绝大部分家庭都兴修了水柜。而韦德夫手头的工作,是改善家庭水柜的用水质量,其中就包括水管更换。

其实,修建水柜以及更换水管只是韦德夫近4年村官工作的一项内容,为了让大石山区的村民更快更好地改善生活,韦德夫还组织党员群众成立了新农村建设理事会,并制订新农村建设规划,以实施"三清六改二建"工程为主线的新工作思路。该工程共拆除猪栏、厕所、杂屋等40多间,面积达500多平方米,组织群众投劳950个工作日;筹措资金120万元硬化巴王屯巷道1800米5500平方米;投资30万元新建了村文化图书室、篮球场、文化长廊;引资50多万元兴建了安全饮水工程;积极引导群众有序建房,全村345户已建新房238户,在建28户。

如今巴王村新农村建设工作已成为全市的示范点,同时也成为县内外新农村建设参观学习的重要平台。

记者手记


    刚开始,韦德夫进山全靠走路,每办一件事就要一整天。后来他买了辆摩托车,虽然进山快了许多,但险情也随之而来。进山的路上有一处急转弯,这里经常积水,第一次过这个弯,他花了半个小时,下来推推不动,骑着走又陷入坑里。
    山区的村民很淳朴,每次韦德夫去到村民家里办事,一定会留他吃饭,有时候甚至拉着他聊到夜里一两点钟。韦德夫说,即使不吃,村民也不让你走,“坐也要坐一会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