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岩:优秀大学生村官的两次“不孝顺”

1981年出生,有些内向的他不善言辞,甚至还有着那么一点羞涩,村里人夸他老实、孝顺。但他却在关键的时刻两次违背父母意愿,放弃改变命运的机会,和妻子一起支教、当村官,默默坚守了8年。[详细]

  • #
  • #
  • #
  • #

优秀大学生村官的两次“不孝顺”——记黑龙江大学生村官李红岩

6月12日初见李红岩时,他刚从黑龙江省海伦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来,在这补办蔬菜合作社机构代码证副本,之前在环保局为村里的垃圾处理项目已经忙了一上午。

1981年出生,略有些内向的他不善言辞,甚至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羞涩,村里人都夸他老实、孝顺。但他却在关键的时刻两次违背父母意愿,放弃改变命运的机会,和妻子一起支教、当村官,默默坚守了8年。

毅然回乡骑车爬坡去支教

李红岩在绥化师范专科学校念得很坎坷,贫困的家里常常拿不起学费,2004年一毕业,父母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为李红岩的一个决定生起气来。李红岩放弃在城里找工作的机会,回乡当了一名大学生志愿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份微薄的工资和要为家乡做点事的信念。

跟着来的还有李红岩的女友,同班同学刘东伟。“那时我回家乡大庆肇源,马上就能当上正式老师。”名字和性格都有点像男孩子的刘东伟,因为月末要做扁桃体手术,有些虚弱,但说起话来仍很爽快,“红岩是家中独生子,我还有两个弟弟在父母身边”。

李红岩和刘东伟支教的是新政村小学,十分简陋,离民众村15公里远,土路上遍布车辙。“我们两口子借钱买了辆自行车,早晨5点多走,晚上7点多回来。”李红岩说,就怕下雨,“遇上下雨我俩就把鞋脱了,光着脚丫子走进村。”

两个专业老师为新政小学带来了音乐课、美术课、体育课。李红岩找来石棉瓦,在学校边上的四棵树上围成了一个简易厕所,还打了一口深水井,不再喝“黄汤”。刘东伟则掏钱从城里买来学习资料抄在黑板上让学生们练习。学校有了改观,学生的成绩也渐渐有了起色。

“有一次骑自行车去新政村,有个坡很陡上不去,她就在后面给我唱歌鼓劲:翻过这座山,越过那道岭……意思眼前就光明了,你努力吧。”李红岩指着刘东伟说。刘东伟回忆起这一幕仍难掩脸上的幸福,笑着说:“当时两个人骑着车子,大声地喊,大声地唱,要不然的话就实在没力气了。”

后来新政小学把教师办公室边上一间小屋腾出来,李红岩和刘东伟不用天天来回跑了。“晚上满墙都是会飞的小虫,不敢睡觉。”刘东伟说,不过乡亲们对他们很好,经常送些鸡蛋、蔬菜过来,“心里很温暖”。

放弃正式教师编甘当村官

2005年,李红岩和刘东伟在家里的一间小屋结了婚,这时出现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李红岩抓住了,但很快又放弃了。

2005年,海伦市教育局在大中专毕业生中招聘中小学教师,李红岩在父母和亲友的一再催促下参加了考试,以全市第七名的成绩被录取,可他在条件优越的海北二中只上了七天班就回来了。“那时我已经是民众村的一名村官了,生在这个村,长在这个村,有感情,跟放弃市里工作回村的党支部书记也很合得来,就想一起做点事。”

至今,李红岩的父母仍不太理解儿子的这个选择。“虽然那个学校远点,但有正式编制啊,以后也能慢慢调回来。”李红岩的母亲说,“既然选了这条路,就希望早点有个出头之日吧。”

2006年刘东伟生完儿子后,夫唱妇随,选择到胜利村当了一名村官,但一直坚持支教到2010年。李红岩当上村官后,和村支部书记张云海组织村民成立了云海蔬菜合作经济社,统一选种、统一种植、统一销售,白菜甚至出口到韩国,纯收入七八百万元。

村里去年还建成了低保户社区,13栋整齐划一的砖瓦房,每户48平方米,干净整洁,家家还有一个种菜的小园子。

今年春天,李红岩通过贷款和借钱,凑了30万,承包了村里300亩地,借鉴农场玉米抗旱、高产的经验,试行一米一宽垄,播撒德美亚3号种子,在村里率先建起玉米种植园,一旦成功就全面推广,带动村民致富。

李红岩见到记者当天办的环保项目,投资50多万,包括一台23万多的垃圾车,一台铲车,一处环保房,还有134个垃圾箱。“主要是处理村子5个自然屯的垃圾,收集完后统一运到市里指定的垃圾处理场,让环境更好一些。”

村中一位60岁的老大娘对李红岩的评价很简单,但很有份量:这孩子好,行,仁义。

合同马上要到期还选择坚守

2010年,李红岩和刘东伟利用每人分到的2万元安家费,加上从银行贷的8万元,在海伦市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孩子马上上小学了,毕竟市里教育水平高一些。”已经看到知识发挥作用的李红岩决定让孩子受到好一点的教育,“我们俩坐线车去村里,她去她的村,我去我的村,晚上回市里,只有农忙的时候才在村里住。”

村支部书记张云海对这样一位有知识又能干的助手很是欣赏:“村里党员和村民都很信任他,去年选他做了村支部副书记。走到哪我都带着他,项目跑得非常好,环保局长直接跟我说,你回去吧,我跟红岩说就行了。”

今年的6月20日,是李红岩签约到期的日子,是续签还是另有安排还未知,但李红岩心里已经有了谱:“现在总有人问我后不后悔,我从没说过后悔。即使以后得不到确切答案,我还可以自谋生路呢,种点地,打打工,都行。”

刘东伟的想法更简单,“这也是一种选择,我们不会轻易放弃。”

“下一步,我得找个机会把本科念了,补充一下知识。”李红岩不经意间透露的想法,还是让我们捕捉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继续扎根农村,用更多的知识为农民服务。

记者手记


扎根农村8年,苦过,累过,但他们也收获了。当学生们围过来抱着他们不愿离开时,当60岁的老太太响亮地说出“行”时,我看到了他们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同时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意挂在嘴角。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在他们现在来看竟有着一股幸福的味道,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只是笑笑说:这就是我们自己的故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