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威:好村官用“笨方法”劝农民改水田收入翻倍

八年里,徐云威成立蔬菜种植合作社,改水田5000多亩,组织村民种植烤烟,发展养殖业,带领全体村民走出了一条发家致富的好路子。在2011年的村党支部换届中,他满票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详细]

  • #
  • #
  • #
  • #
  • #

好村官用“笨方法”劝农民改水田收入翻倍——记黑龙江大学生村官徐云威

站在靠山水库坝上,远眺一望无际绿油油的稻田,徐云威的脸上写满欣慰。

而在2008年以前,黑龙江省庆安县巨宝山乡巨兴村的这座水库下游,种的大多是玉米、黄豆,收益远不及水稻。徐云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善言辞的他骑着摩托车挨屯挨家做工作,吃尽了白眼和讽刺,甚至还被村民撵出过,但他靠着一些“笨方法”最后成功了,旱田改水田5000多亩,仅此一项农民就增收近300万元。

4年找到发展舞台

今年31岁的徐云威,个子不高,但很壮实,晒得黑红的脸与少白头对比很是明显,深色裤子膝盖处已被磨得变成了灰色,与我们交谈时还会不小心地冒出一些农村“土话”。

“我喜欢农村的环境,更喜欢农村人的朴实。”徐云威说,尽管以前父母亲戚都希望他能像姐姐妹妹一样离开农村,但2004年从黑龙江大学一毕业后,他还是选择家回乡当了一名村官,本就出身农村的徐云威对农民有天然的亲近感。

回来了,就要干事。徐云威先是到久胜镇久宏村挂职做村委会主任助理,2006年回到巨宝山乡巨兴村挂职村党支部副书记,因没什么事可做就到乡政府做秘书,写材料、整理档案、接电话、发通知等琐碎的工作曾让他很是迷茫,一时找不到方向。

“虽然年轻点,但各方面素质真是不错,上级把他派到我这来,得让他发挥作用。”巨宝山乡党委书记王玉玺说。2008年,徐云威又一次回到了自己出生时的巨兴村,并与同是“村村大学生行动计划”中来村支教的曲云霞结婚,既找了志同道合的战友,又找到了施展才能的舞台。

被村民撵出家门

巨兴村由8个自然屯663户组成,是庆安县最南边的一个村,离县城40公里。村南边山脚下有座靠山水库,水库干渠两侧是大量农田。“水稻一亩地收入七八百块,旱田玉米也就五六百,黄豆不到三百。”徐云威到村任党支部副书记后,决定发展水田,但随后遭遇的阻力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那时水库坝基都是石毛子垫起来的,存多了水容易溃坝,存少了水又不够用,所以种水田的很少。”徐云威说,村民旱田改水田,水田改旱田,也折腾过多次。

村民于凤江家在水库干渠边上有20多亩旱田,坚决不同意改水田。“他嫌种旱田麻烦,育苗、插秧、耙地、秋收,还要经常去放水,一年基本闲不着,而种旱田播完种、铲完地、追完肥后就等着秋收了。”徐云威说,2008年春天他和村党支部书记去做工作时,没说上几句话,就被于凤江给撵了出来。隔了一段时间,徐云威再次上门。“种地就是为了多挣钱,于凤江也认同这个道理,但他说自己种了一辈子旱田,根本不会种水田,不管我们怎么说,他对改水田就是不表态。”

屡次碰壁的徐云威很是苦恼,有一天突然悟到了一种迂回的方法,把其他一些人的工作做通后再去做于凤江的工作。“第三次登门时就好办了,他一看大家伙都同意了,也就不说什么了。”徐云威还找了种水田的能手帮带于凤江。

首战告捷,当年全村实现旱田改水田300亩,于凤江家每亩地比以前多收入一半还多,再也不好意思提当初撵徐云威的事了。

好地换出连片水田

首批旱田改水田的示范效应,给村民打了一针强心剂。但水库水量不稳定的情况还时刻威胁着村民种水稻的热情。“这个隐患必须除掉”,徐云威暗下决心。

想了就干,徐云威将情况汇报到乡里,乡领导也高度重视,积极帮着寻找维修水库的资金。2010年,乡里争取到了省里对水利设施加固项目的建设资金。水库坝基变成了混凝土的,而且还长高了不少。种水田不会缺水了,但新的情况又来了。村民魏显信夫妇60多岁,种着水库下游的15亩地,如果他家不改,就容易被淹,而且水田也连不到一块,种植不便。“儿女不在身边,两口子岁数也大了,水田干不了,只能种点轻松的旱田。”徐云威说,他登门做工作四次,但确实有客观原因,“总不能强行让人家改吧”。

半年来,这成了徐云威的一个“心病”。在一次到水田走访中他发现,魏显信家的地旁边有一块面积不大的水田,他猛然想到了一个办法。随后他找到水田主人,让水田主人拿出15亩好一点的旱田跟魏显信家的地互换一下,这样自己家的水田面积扩大了,同时也帮村里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事情就这么办成了。

“做工作就要各种方法都试试,这个不行就换下一个。”徐云威说,办法虽然“笨”了点,时间虽然长了点,但最后老百姓都满意就行了。

2011年,村里旱田改水田一下猛增到5000多亩,仅此一项农民就增收近300万元。

全票当选支部书记

如今的徐云威,从言谈举止到穿着打扮已完全成了一个农民。记者陪同他一起到田间地头,发现他对土地墒情、农作物长成习性、病虫害、产量等十分熟悉,有时走在路上就会有农民拦住他向他请教。兴村更要富村。他还联合农户组建了蔬菜种植合作社,带头出钱入股,和农民一起干,风险共担,全村蔬菜种植面积高峰时达1800亩。为了加快村域经济发展,他组织村民进行烤烟种植、大豆、玉米“4+1”和大豆窄行密植平播等技术推广尝试。同时,还注重发展劳务经济和养殖业。

2011年,巨兴村的人均纯收入由2006年的4000元上升到了9560元。在2011年的村党支部换届中,他满票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成为黑龙江省大学生村官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第一人。

提起未来的打算,徐云威首先想到的就是修好屯与屯之间的路,土路遍布车辙,泥泞不堪,影响村民出行,也影响蔬菜合作社的销售。“趁这几天天晴,马上组织老百姓用拖拉机拉点砂石铺上。”徐云威说,只要做点事老百姓就会记得,当村官期间,不能留下遗憾。

记者离开巨兴村时,徐云威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修路了……

记者手记


    这是记者采访中遇到的最偏远的一个村,也是条件最艰苦的一个村。徐云威在这里一呆就是八年,而且还要继续呆下去。那份朴实让我们感动,那份坚守让我们佩服。他是村里的“一把手”,却没为自己谋下一份产业,只靠20亩薄田和母亲的小卖店维持生计。想到了马上干,跌倒了接着来,他以一种“笨”却实用的方法,改变着这个让他倾注了无限感情的农村。先富群众再富自己的无私,认清道路坚持到底的执着,拉近了希望和憧憬。相信再过几年,村里定会大变样。我们祝福并期待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