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卉:像村民自家孩子一样的“小欧阳”

欧阳卉,28岁,毕业后被选聘为南昌首批大学生村官。4年过去,这个从省城走出去,从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走回来的姑娘,村民口中的“小欧阳”,在远离城市的小村中留下了怎样的人生经历?[详细]

  • #
  • #
  • #
  • #
  • #
  • #

“小欧阳”就像自家的孩子——记江西女大学生村官欧阳卉

欧阳卉,今年28岁,标准的南昌城里姑娘,2008年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硕士毕业后,被选聘为江西省南昌市第一批大学生村官,现任新建县樵舍镇副镇长、青联村党支部第一副书记。这个从省城里走出去,从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走回来的姑娘,村民口中的“小欧阳”,在远离城市的古镇小村中又留下了怎样的人生经历?

是村官也将为人母

樵舍镇镇政府,坐落在赣江西岸,门前不远就是川流而过的滚滚江水。欧阳卉现在就住在镇政府4层顶楼的宿舍里,每礼拜自己开车回南昌市里的家。最近,她因为已经怀孕2个月,开始有了妊娠反应,请假在家休息一周。跟记者见面时,是欧阳卉回到镇里第一天上班,她说上周一下子瘦了6斤,现在感觉好些了,况且镇里的防汛工作也已经开始,自己闲不住,要参加防汛值班。

进入6月中旬的南昌地区,天气异常潮湿闷热,身上的衣服几乎没有干爽的时候。如果在城里,年轻的准妈妈应该会打开空调,缓解下怀孕带来的种种不适吧。而在赣江边上这间顶层的简陋宿舍里,没有空调,没有舒适的床或者沙发,只有一张木床,几把桌椅,两三件衣服挂在衣架上。屋里的一角由于潮湿,墙皮开始脱落。桌上摆放着简单的洗漱用具和一些餐具,欧阳卉说,平时吃饭就带上饭盆在食堂解决,下了班就看看电视、上上网。现在因为怀孕,她的桌上多了几本育婴书,她开始每天记宝宝日记,在其中的一页上,欧阳卉写道:“宝贝,第七周了呢,你还好不?妈妈从昨天晚上开始有些恶心想吐了,你在妈妈肚子要乖哈……”

每天早上,推开宿舍门,欧阳卉就能从阳台上看到不远处的赣江。而到了晚上,乡下的夜漆黑、寂静。记者问欧阳卉,平日住在四周一片黑的宿舍怕不怕,她说相邻两间虽没人住,但同层还有镇上其他女干部的宿舍,3楼是男宿舍,大家工作日都不怎么回家。她还说,江边有一座钢厂,每天24小时都有生产的声音,到了夜里“突突突”的声响,听得更清楚,所以习惯了,不害怕。

“小欧阳”就像自家的孩子

这次回江桥村,欧阳卉先来到了村委会,一进门就盯着“留守儿童关爱之家”墙上的照片看,她说很想念村里这些自己曾经带过的孩子。江西是劳务输出大省,每个村都有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因此留守儿童的问题也摆在农村问题的重要位置。欧阳卉介绍说,当时“关爱之家”一共有13个孩子,每周五她都会和江西农大的志愿者一起,用兴趣活动的方式为孩子们开展课外辅导和心理辅导。此外,每周还给孩子上两次英语课,为他们成立了英语兴趣小组。

从村委会出出来,记者跟着欧阳卉,来到了妇女主任付蔓萍家。家里只有付蔓萍的婆婆,今年86岁的雷茶香奶奶和孙媳妇在家。雷茶香奶奶说,儿媳去了大孙子打工的苏州帮忙带孩子,再过些日子会带重孙子回来过暑假。见到“小欧阳”,雷奶奶特别高兴,两个人聊个不停。记者问老人当年欧阳在家里吃饭用不用交饭费,雷奶奶笑着说不要交钱,因为就像自家的孩子。

从初来乍到、彼此不认识,到成为村民口中的“小欧阳”、自家孩子,这个变化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城里姑娘成长为一名合格农村基层干部的最好写照。江桥村共有5个自然村,2000多人口,不要说外来的人,就是本村人也可能认不全村里所有的人。当时为了尽快和村里人熟悉起来,欧阳卉一周时间走遍全村7个村民小组,和村里的党员、老人进行深谈,从村民小组回来,就把村民姓名抄在本子上,每天晚上背,保证下次见面能对得上号、喊得出人名。

大学生带村民走科学致富路

熟悉村民,村民们也认识了这个活跃的女大学生村官。江桥村有着十里八乡有名的农贸集市,商贸繁荣,经济底子比较好。如何帮助村民进一步致富?欧阳卉瞅准了蔬菜大棚,请来专业技术员指导村民防治蔬菜病虫害、科学施肥、高温闷棚杀菌,又帮助村民建起了大棚蔬菜种植合作社,统一品种、技术、生产和销售,改变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格局,向区域合租的农业产业发展。

因为工作有实效,村民中口碑极好,欧阳卉也由“村官”被选拔为樵舍镇副镇长,兼任青联村党支部第一副书记,职位虽然变了,欧阳卉带领村民致富的热心一直没变。该村村委会主任熊全璜告诉记者,村里很多劳动力都在外打工,剩下的小部分人承包土地,搞起了经济作物种植,现在效益最好、规模最大的就是60亩桂花树。

虽然镇里工作也忙,欧阳卉仍然每周都到青联村,照看这60亩桂花树。除了联系销路,她还找到了江西农业大学,并通过远程教育,帮助种植户学习技术。熊全璜说,现在直径6到7厘米的树苗,每株能卖到320元。这60亩几万株的桂花树,将是他和欧阳卉,还有全青联村1300多人心中最大的牵挂。

记者手记

  
爽利、乐观、闲不住,欧阳卉一直认真踏实地生活与工作着。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她在简陋的宿舍中写给宝宝的日记:“宝贝,第七周了呢,你还好不?妈妈从昨天晚上开始有些恶心想吐了,你在妈妈肚子要乖哈……”
不论在什么岗位、从事什么工作,这一刻,她只是一个在期待着、孕育着新生命的年轻女性,所有光环、荣誉或经历过的艰辛,都褪去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