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放弃高薪奉献乡村 村民心里一本帐

在还清一万五千元学费后,冯伟辞掉了月薪六千元的工作回到家乡陕西乾县,成为一名村官。当时对大学生村官还概念模糊的他,三年后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成为全县大学生村官创业排头兵。[详细]

  • #
  • #
  • #
  • #
  • #

放弃高薪回乡当村官 扎根乡村村民心里一本帐——记陕西大学生村官冯伟

在用两年时间还清了欠大学的一万五千元学费后,冯伟毅然辞掉了月薪六千元的工作回到家乡陕西乾县,成为一名村官。当时对“大学生村官”还很模糊的他,三年之后不仅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还成为全县大学生村官创业排头兵。

正如他自己所说,三年村官之路,激情始终未变。在找寻和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这个看起来腼腆的年轻人正通过自己努力改变着官地村,这个乾陵脚下普通村庄的面貌。

村官之初:小学生一样,一切都是新的

从乾县县城到梁山镇官地村,坐公交车需要6块钱,大概40分钟。2009年9月25日下午,冯伟第一次来到了官地村,他原本以为回来当村官可以顺便照顾一下家里,没想到家在乾县的最南头,官地村却在乾县的最北头,回去看看孤身一人在家的母亲依然是一种奢望。

冯伟从小要强。上初中父亲因为事故离世之后,幼小的冯伟就开始尝试做生意补贴家用。大年初一,别的孩子穿着新衣服嘻嘻玩闹的时候,冯伟却推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卖糖葫芦;上大学时已经开始自己倒腾各种小生意,甚至去卖楼,他兜里总是比别的同学有钱;上大二的时候,为了家里过年有电视看,他一夜不睡去赶商场开业,和一帮老太太们一起通宵排队。而在成为村官之前,冯伟已经成为一家啤酒企业的片区经理,月薪可以达到6000元,但他毅然选择回乡当村官。

冯伟把他的选择归因于激情,不断的尝试以丰富自己的阅历。可一开始,宫地村,这个陌生的工作环境,如何尽快融进来认识和了解村民,对村上的工作熟悉起来,对冯伟是一个新的挑战。

冯伟总结了三点:腿勤、嘴勤、脑勤。刚到村上时,他穿的还挺讲究,村干部带他去村里转转,谁都不认识,村民都用谨慎的目光打量着他,“后来就不穿了,要随便一点,和农民一样”。 他专门手绘了一张村庄示意图,上面详细记录了官地村每一户村民的住址、家庭类型和需要帮助的事项,好让自己尽快熟悉起来。

开始他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有村民来村委会办事,他就主动站起来迎上前,叫叔叫姨,给村民倒杯水,让个坐,去村民家里收合疗,支书交代的事就积极去办。

冯伟去村里收合疗,刚好碰见村民家收苹果,二话不说帮人家抗苹果袋子,一直到卸完,“这娃实在,农村话说‘识眼色’,给一般娃收完合疗就走了,谁还帮他卸苹果啊”,60岁的老支书这样评价。

后来在网络日志上,冯伟这样描述最初当村官的这段日子:“这段时间我如一个小学生一样,一切都是新的,都需要从头再来,可以说把我的人生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一个新的生活,一种别样的境界”。

群众工作:琐碎小事更能磨练人的韧性

冯伟在农村土生土长,出生贫寒,对农民本身并不陌生。村民间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涉及村民自身的利益,就是大事,具体处理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2009年刚到村上不久,两户村民因为宅基地的事发生纠纷,一家需要砌墙,另一家认为墙砌在了自家的地界上,为了尺把宽的一点地方两家相持不下。冯伟上门协调,却没人买他的账。冯伟面临两难,自己刚来这个工作作不好,以后的群众工作更难,但要说服两家村民又谈何容易?多次调解无效后,他翻开村里宅基地的台账,发现原来的宅基地界线不清,于是他去镇上找土管所的干部,把两家村民叫在一起重新划分了双方的宅基地界线。此后又多次上门给两家人做工作,半个月后,要建房的一家终于拆除了院墙。

2010年,结合宫地村实际情况,村上决定大力发展双矮苹果给农民增收,说服一部分村民将小麦改种苹果,结果镇上经商的一户村民无论如何也不愿改种,对这位村民来说,种小麦虽然收入低,但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来经营自己的生意。冯伟为这事跑了不知道多少遍,村民就是不愿意,“要种你自己去种,你去栽,你去浇地”,无奈之下冯伟只好带着几个村干部去给这位村民栽苹果树,“没办法,村里有些事就是这样,一户人家的思想做不通,整个事就坑在那里了”。

村民是村民,村干部不能因为这样的事对村民有看法,事后冯伟依然热情的对待这位村民。让他欣慰的事,过后不久这位村民就主动招呼他,虽然嘴上没提自己做的不对,但“看得出来是过意不去”。

琐碎的小事更能磨练一个人的韧性,冯伟并没有因为困难而激情不再。两年来早出晚归,冯伟和其他村干部一起种苹果、搞新农村建设、修路、通电、砌水渠,使宫地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极大改变。眼下,村里高密度栽植的“双矮苹果示范基地”已经达到1000多亩,成为村上的主导产业,并辐射带动周边四个村子180户果农加入,仅此一项就增加农民纯收入800多元。

激情创业:小伙子,你让我看到我年轻时的样子

但即便这样,冯伟仍然觉得,要想真正在村民中树立威信,摆脱“只是简单的为了工作而工作”,就必须创业。

2010年春天冯伟从朋友那听到一个养殖生态蛋鸭的消息,于是他多次到周边区县实地考察,了解项目的实际操作性、风险和利润情况。在邻县提供生态蛋鸭的一家公司,冯伟先后7次拜访,他的坚持和勇气终于感动了公司老总。他现在还记得那天中午和公司老总谈完,走的时候那位老总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让我看到了我年轻时的样子。”

由于投资太大,冯伟找到了另外三个志同道合的村官一起做这个项目,四人相差不过两三岁,当时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2010年7月19日,在历经三个月跑贷款、选址、改建、扩建、打深水井等一系列前期的准备工作后,这四位村官的“同心示范养殖基地”成立了。

在自己的网络日志上冯伟这样写到:“这勾起了我久违的挑战心理,忽然感觉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为了办鸭场的同时不影响村上工作,冯伟买了辆摩托车,白天在村里上班,晚上回鸭场照料,摩托车在短短2个月里就跑了3万公里,冯伟的双腿因为那段时间骑摩托车的原因患上了风湿。

鸭场之所以起名“同心”,是想表现创业团队的“同心同德”。但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远不是光凭“同心同德”就能克服的。

困难在第一批蛋鸭产蛋的时候就摆在了这个当时只有26岁的小伙子面前。因为降温,蛋鸭产蛋率持续下降,连着20天每天亏损500多元,一下子就赔进去了一万块。同时为了怕鸭子受惊,鸭场不能断电断水,一次因为管理不善,半夜突然断电,冯伟半夜打电话找人在街上挨家挨户的买矿灯,后来在院子里生生坐了一个晚上,从来不抽烟的他也在那一晚抽了很多烟。死了100只鸭子,损失4000多块,冯伟笑着说,自己养鸭都没吃过鸭肉,“活着的时候舍不得吃,死了后就更没心情吃了”。

但相比于技术和管理经验上的问题,更难的依然是资金。2011年春天,鸭场里的饲料只够吃两天时间,厂里的工人打电话给冯伟汇报,从周四到周六,两天时间他需要筹集7万块钱,可是钱从哪里来?人不吃饭可以,但鸭子不行。到周五晚上八点,钱依然没有眉目,年轻的冯伟一夜白了很多头发。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通过朋友的引荐,第二天他顺利的在当地的一家银行拿到了贷款。

坚持了两年之后,冯伟的养鸭场已经形成公司+基地+协会+农户的经营模式,“我们先做试点,做得好带动乡亲们一起做,让更多的村民一起养殖,促进农民增收,让他们能够不出门就挣到钱。”谈到未来的发展规划,冯伟说。

在农村一个干部干了什么,好还是不好,村民心里一本帐,即便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后生。2011年底,在由村民投票的村换届选举中,冯伟高票当选村主任,在整个咸阳市的大学生村官中,这是第二个。

在冯伟的工作日志中,他这样规划:2012年我们面临着工作的变动,所以暂时把公司放一放,发展的步子放缓一缓。 2011年12月28号,我有幸高票当选梁山镇官地村村委会主任,群众的信任是我最大的动力,今年我们村集资建设新农村,建设占地26亩居民点一处,投资近400多万元,是镇上的一大亮点工程,我想在我任职的第一年,把事干好,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5年、10年后,这里的人还记得曾经有个叫小冯的小伙给咱这儿办了一点实事,就够了。

记者手记


当冯伟带着我们去吃岐山臊子面,在烟雾缭绕的小饭馆里,我们才更深入地了解真实和丰满的他。他历尽坎坷的童年时代,过早担负起家庭责任的少年时代,让他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气质。被我们极力想表现的创业精神和责任感,于他来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品质,几乎不需要挖掘,就已经自然流露。他忧国忧民、激扬文字,他偶尔也会压力沉重、疲惫不堪,但更多的时候,他也是个爱开玩笑的年轻人。结账时,他坚持要掏钱,被我们挡住了。“哪一天,你闯出名堂了,带娃去北京找我们玩。”我对他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