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伟:安全撤离河岸群众 上演“飞夺泸定桥”

2009年,刘成伟通过考试,来到略阳县黑河镇大黄院村任书记助理。大黄院村属于扶贫重点村,资源稀缺,农民收入以种植业、养殖业和劳务输出为主要来源。扶贫成了刘成伟面临的最棘手的工作。[详细]

  • #
  • #
  • #
  • #
  • #

暴雨来袭勇护群众 村官上演“飞夺泸定桥”——记陕西大学生村官刘成伟

从黑河进入大黄院村,一条宽敞的水泥街道横贯村庄,街道两边商户林立,农户房屋焕然一新,家家户户门前一条绿化道路,联结一块宽敞干净的庭院。

一位瘦小的年轻人站在路口腼腆微笑,他就是大黄院村的现任党支部书记、09届大学生村官刘成伟。

两年前,这条路几乎不能称之为“路”。晴天千沟万壑,三轮车骑上就翻车。雨天泥泞遍地,人一踩上去鞋底就深陷泥中。但村民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没人想去改变。

刘成伟的到来,改写了这条路的命运。

为修路 向父亲赊购6万余元水泥

2009年,刘成伟通过村官考试,来到略阳县黑河镇大黄院村任党支部书记助理。大黄院村属于扶贫重点村,资源稀缺,农民收入以种植业、养殖业和劳务输出为主要来源。不少农民打上一辈子工,赚到的钱可能连一座房子都盖不起。

扶贫成了刘成伟面临的最棘手的工作。

2010年,机遇和挑战几乎同时来临了——陕西西安飞机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将大黄院村列为对口扶贫包扶单位。得知此消息,刘成伟喜出望外。当时还是村支书助理的他,迅速和村两委主要领导成员沟通,分析村情、筛选项目,又主动到西飞公司汇报工作、联络感情。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西飞公司领导多次来到村上实地考察,帮助村上制定扶贫规划,并拨下了第一笔款项15万元。

资金一到位,刘成伟立马拍板:修路!经过村领导同意,他承认了材料采购和工程监理的职务。一算账,刘成伟才知道15万元的资金远远不够。他算了算:请外面的建筑工地,人力资源成本太高。村里不少农户都曾在建筑工地打工,不如买来建材,大家一起“DIY”,可以省掉十几万的成本。依托对村民的了解,他在各个岗位上都安排了最合适的人,眼瞅着就要开工了,可原材料的庞大开支仍然负担不起。

那段时间,刘成伟跑断了腿,砖、沙子、钢筋……他能赊就赊,能便宜购进就便宜购进,但最后,关键的建材——水泥,依然没有着落。

眼看工程就要开始,刘成伟心急如焚。思量之后,他回家请做建材生意的父亲帮忙联系赊购6万余元水泥。

刘成伟不轻易向父亲开口。“高中的时候我到父亲工地上扛水泥,他给别人开的工资是2块钱一吨,给我10块钱一吨。他说,我给你比别人高五倍的工资,但是一定要让你知道,要靠自己的本事和力气吃饭。”刘成伟说,正是这样的家庭教育,培养了他的独立精神。即使做村官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他也从不开口向家里要钱。

父亲听了刘成伟的陈述,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支持了他。水泥运到工地上,工程得以顺利实施。后来,西飞公司陆续为大黄院村提供了扶贫基金共计30万元,刘成伟大概用了两年时间,差不多还清了父亲的欠款,“现在算算,可能还欠1000多元,”刘成伟笑着说,他会慢慢还清的,“亲父子也要明算账”。

暴雨来袭 上演真人版“飞夺泸定桥”

2010年8月,由于长时间下雨,加之十天高速建设工程期间施工原因,河道变窄,汛期排洪不畅,被临时安置在河边低洼地带的几十家拆迁户面临着安全威胁。

8月20日,天气放晴,似乎平安无事,于是忙碌了一天的群众们都早早休息了。然而,夜里11点,刘成伟忽然接到镇上防汛榜公示的电话,说上游乡镇暴雨预警通知,要求他迅速做好群众安全撤离工作。

刘成伟没有迟疑,当即联系白果树村村民小组长张明志一起到河对岸的临时安置点查看汛情。可是,怎么过河?上游河水暴涨,过河的漫水桥已经淹没。他和张明智试探着过河,没想到一脚踩下去,水漫到了腰间。原来漫水桥桥头已经被洪水冲断了。

看到越涨越高的洪水,刘成伟心急如焚。情急之中,他看到了高速公路桥上搭建的麻绳软梯,他和张明志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打着手电就往上爬!二十多米高的软梯,他三五两下就爬了上去,直上高架桥,冲到河对岸,掀开帐篷里把熟睡的群众一一叫醒。

正在熟睡中忽然被吵醒,不少人一脸愠怒。刘成伟顾不上解释,迅速组织他们转移到桥下避险。有人不停地骂骂咧咧,直到他们看到洪水已经在拍打安置点外的沙堤,才面有愧色地低下头来。

所有群众都安全撤离了,刘成伟依旧不放心地守在河边。他从河边捡起几根三十公分左右的树枝,插入水中不同的位置,在树枝上打了记号,一直打着手电筒关注水位的变化。一直到天亮,洪水渐渐退去,他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休息。

“你们谁想吃水的,就跟我来”

在2011年的换届选举中,刘成伟以17票对7票的成绩当选大黄院村党支部书记。

在此之前的一个多月,村里的井坏了没人管。村民只能提着水桶和盆河边取水。

当选第二天,刘成伟上街,有村民对他说:“你昨天当上支书了,今天把饮水问题给解决了吧?”刘成伟想都没想就说:“没问题!”

说完这句话,刘成伟才意识到,他还不知道饮水问题的根源在哪儿,赶紧跑去问。村主任告诉他,因为7月汛期山体滑坡,原有的管子被拉断了。其实只要买上几百米新管子重新接一下就行。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事儿,却一拖再拖。主管饮水工程的干部忙于日常工作无暇顾及,村里人也都不愿当出头鸟“管闲事”。有人建议等到水利局的人畜饮水改造工程一并解决,那就得拖得更久了。

“这事儿不能再拖了,我来办。”刘成伟立马说。

“买管子的钱呢?”村主任劈头一句。

刘成伟被噎住了。是啊,资金呢?他咬牙说:“我先垫上!”

“好小伙子,你真那么想解决这事儿,那就去干!回头资金批下来,我立马给你报!”村主任也被他震住了。

刘成伟二话没说,找村民借了一辆五菱之光面包车,跑了43里的路,从勉县买来了130斤重的水管。当他拉着满满一车水管驶进村头,立马招来了村民的围观。

刘成伟停下车,扛起锄头来到河堤上。村民们纷纷跟过来,议论不止,却没有人帮忙。

刘成伟喊道:“你们谁想吃水的,就跟我来。”开始,没有人动。他一言不发,挥起了锄头和铁锨,开始挖地上的土。差不多掏了有一尺多深,才挖出一段一米多长的废旧水管,此时刘成伟已经满头大汗,虎口也被铁锹震得生疼。

围观的老人们议论纷纷:“这娃,三天才用一桶水,他挖水不是为了自己呀。”“是个好娃呀。”他们默默走回去,拿来了铁锨、锄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只用了一天半所有的新管道铺设完毕。第二天,大黄院村的家家户户几乎都吃上了甘甜的井水。

2011年,该村被列为电气化建设示范村和黑河镇移民集中安置点建设之一,刘成伟又开始了马不停蹄的忙碌。“农村基础设施最大的难点就是资金问题,”刘成伟说,他希望能够通过各包扶单位的帮助,不断地让大黄院村变得更新、更干净、更美丽,“相信,这也是所有和我一样扎根农村的年轻人的期望。”

记者手记


    在刘成伟跑上跑下花费近一年时间为村里硬化的一条通组道路上,一个组织系统的干部这样反思:这条看起来简单的路在其他地方可能还有些窄,还不达标,但在山区,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把它拓宽硬化,上上下下需要协调和考虑的东西太多,给我们自己能不能做到?记者觉得,村官之治,干一个多大的工程、创一个多大的业其实都还是其次。根本在于一个基层干部是否真正走进百姓中,知他们的生活冷暖。这或许是基层村官工作更不容易到达的地方。[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