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丹丹:小山村距县城车程4小时 女村官坚守两年如一日

现实,让这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有些不知所措。深夜,在简陋的宿舍里,付丹丹失眠了。她想起了村官岗前培训时,老师讲过的一句话:基层不缺工作人员,缺的是服务人员。[详细]

  • #
  • #
  • #
  • #
  • #

“这个女娃不容易”:大山深处的坚守——记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村官付丹丹

大巴山深处的碾子镇莲花村,离镇巴县城有一百多公里。在选聘为莲花村村官之前,付丹丹从未听说过这个小村庄。

2010年10月12日,她满怀希望地来报到,艰辛的路况却让她大跌眼镜:从镇巴县城到碾子镇每天只有一趟容纳十几人的旧班车,山路崎岖颠簸,至少要走四个小时,不少人晕车呕吐得一塌糊涂。

现实,让这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有些不知所措。深夜,在简陋的宿舍里,付丹丹失眠了。她想起了村官岗前培训时,老师讲过的一句话:基层不缺工作人员,缺的是服务人员。

心仿佛一下子被照亮了。那一刻,付丹丹清楚了自己的定位:做农村的服务者。

于是,这条艰辛的路,她一走就是两年。

当上村官 她再没说过普通话

“这么个瘦小的女娃,能干啥?”初到莲花村,村民们总是投来一丝丝怀疑的眼光。但付丹丹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她明白,村民们对她不熟悉,不了解,他们不知道甚至不相信她能为他们做什么。于是,付丹丹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了村务公开栏里,让村民们有困难的时候来找她。

最初,付丹丹没有收到什么反馈。直到有一天,一位大婶来到村办公室,“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帮我们村的大学生吧,我有事想找你帮忙。”原来大婶在县城办了一个证件,现在需要她的电子版照片,大婶不知道怎么操作,“你是大学生,啥都懂哩,找你准没错的”。听完大婶的话,她二话没说,借了一台相机给大婶拍了照,上网把照片发给了对方。仅仅是几分钟的事,大婶却非常感激,以后每次见到她都很亲热地嘘寒问暖。

这件简单的小事,让丹丹体会到村民的朴实与可爱。她开始积极地在村民代表大会上主动发言,向村民们介绍自己。觉得讲普通话太“文艺腔”,她改用方言,却发现自己的城固口音老百姓听不懂。于是,付丹丹开始用心学习镇巴话,当她讲得一口流利的镇巴方言时,她也不知不觉地融入了这个小山村。

来这儿就没打算过轻松日子

刚来时,村上正在搞林权制度改革,付丹丹就跟着包村干部、村干部挨家挨户去签字盖章。早上出门,傍晚回来,有时需要步行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村民家里。夜晚月黑风高,甚至有遇到野猪的危险,但付丹丹从未有丝毫怨言。

在办理新林权证过程中,一些村民思想上不够重视,不按时上交证件材料。按照县林业局的指示,逾期不交资料的村民,不予办理新林权证。事后由村民自己到县林业局申请补办。

想到从镇上到县城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及办理新林权证繁琐的程序,她实在不忍心。于是,她千方百计与那些缺证件的、外出的村民联系,通过村委会开证明等方式,尽量让全村所有的群众一次都能办理好新证。莲花村是全镇人口最多的村,可经过她的努力,未办理新林权证的村民人数是全镇最少的。

繁重的工作接踵而至,每一桩都极端考验人的耐心。11月份的人口普查结束后,付丹丹开始和村干部忙村里的扶贫低保两项制度衔接工作,需要填写大量的表册资料。正值隆冬时节,村办公室没有多余的经费,买不起煤炭,冷如冰窟。于是,每天十点,当太阳照射到村办公室门外的院子,付丹丹就和村干部搬出桌椅开始工作。阳光移到哪里,他们的桌椅就搬到哪里,渴了就去村里找水喝,饿了就吃方便面。村干部感慨说:“你这个女娃能吃苦啊。”她笑笑说:“来这里,就没打算过轻松的日子。”

最艰难的时刻也曾放声大哭

2011年对付丹丹来说是艰难的一年。9月份,村文书因车祸突然去世。11月村支部换届,付丹丹当选为莲花村副支书。但不久,村支书因违纪被免职,在接下来的村委换届中,村主任也因负面情绪很久不来上班。那时,村上的领导班子几乎完全瘫痪,所有的工作都落在了付丹丹一个人身上。

那些日子,她一个人待在阴冷的办公室,办理村民养老保险的各种手续。莲花村共有1686名村民,是镇巴县最大的村,工作量极其庞大。付丹丹一早出门,晚上10点、11点才能回宿舍。

一些从未接触过的工作,更让付丹丹面临着挑战。一天早晨,一位姓王的村民拿着空白的《修建房屋放线申请表》来找付丹丹盖章,而根据规定,必须征得小组全体村民的同意并有80%以上的村民盖章,才能加盖村委的公章。付丹丹摇头说:“这个章我不能给你盖。”王姓村民就赖在付丹丹的宿舍不走,又几次跑到她的办公室软磨硬泡,但拗不过付丹丹的态度坚决,只能无奈地离开。

巨大的压力让付丹丹身心俱疲,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常觉得眼前发黑。一天晚上,她在办公室独自抄养老保险的表格,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资料,心急如焚,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这一哭,哭出了满肚子的委屈和无助。“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但是,只能咬牙坚持下去。”擦干眼泪,付丹丹像没事人一样,第二天依旧用笑脸面对路上遇到的每个村民。

2012年元月,村主任重新接管工作,面对付丹丹,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个女娃,不容易啊!”

“农村需要踏踏实实做实事的人”

因交通不便,资源有限,莲花村村民大多靠外出务工维持生计,留守妇女、儿童、老人很多。早在人口普查过程中,付丹丹就细心把每一户人家面临的问题记在自己的工作笔记里。

第一次来到柯梦凡家中,付丹丹的心被刺痛了——8岁的他从小患脑瘫,父母外出务工,年迈的奶奶没有充足的精力照顾他,做家务时,只能把梦凡绑在椅子上。从那以后,付丹丹不定期地去看望柯梦凡,每次都会给他买一点小零食和小礼物。这个苍白孱弱的男孩虽然意志不清,却对付丹丹念念不忘,每次都亲切地叫她“姑姑”。

渐渐地,付丹丹已经从村民们口中的“好女娃”变成了有口皆碑的“小付村官”。一户姓刘的大婶家共有五个人,年迈的老母亲双眼失明,行动不便;丈夫在外地务工;两个女儿都在读高中,成绩优异的大女儿即将参加高考。说到这里,刘婶神情忧虑:大女儿能考上大学固然是好事,但学费必然是沉重的负担。这个艰辛而充满希望的家庭,从此被付丹丹装入了心中。当村上开展低保与扶贫制度衔接工作时,她积极建议将刘婶一家列为扶贫低保户并获得了大家的同意。今年7月,刘婶家的大女儿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并获得了一年1万余元的资金补助。

但贫困和苦难仍然困扰着这个看似宁静的小村庄。就在不久之前,一对老年夫妇半夜突然上吐下泻,求助电话第一时间打到了付丹丹的手机。她迅速安排几个青壮年去老人家里,又协调了车辆。但因为山路难走,青壮年们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老人从山上背下来,付丹丹也就在路口等了一个多小时。送往医院后,经过抢救,老人们并无大碍,但病因却让付丹丹心惊——竟然是因为老人视力不好,饭菜里爬进了蜈蚣,引发了食物中毒。

“有时候真的很着急,想带着村民们挣钱致富。”但付丹丹深切感觉到,村民们“靠天吃饭”的心态依旧严重。镇巴县的土壤非常适合种植茶树,村里亦有靠种茶致富的典范。去年,付丹丹了解到市场上的鲜茶叶可以卖到40多元一斤,干茶叶的价格更高达120元一斤。她嗅到其中的商机,挨家挨户游说村民种植茶树,反响却极为冷淡。

“青壮年都外出务工,老人和妇女儿童无力照管茶树,这的确是现实原因。”付丹丹无奈地说,“但是,越是艰辛,我越是想改变。”付丹丹说,待到三年期满之后,她依然想留在镇巴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更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其实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我所坚持的不过是老老实实从小事做起、踏踏实实从细节做起,”付丹丹说,“但这,恰恰是农村工作最需要的。”在她瘦小的身躯里,似乎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记者手记


2012年10月12日,她满怀希望地来报到,艰辛的路况却让她大跌眼镜:从镇巴县城到碾子镇每天只有一趟容纳十几人的旧班车,山路崎岖颠簸,至少要走四个小时,不少人晕车呕吐得一塌糊涂。
现实,让这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有些不知所措。深夜,在简陋的宿舍里,付丹丹失眠了。她想起了村官岗前培训时,老师讲过的一句话:基层不缺工作人员,缺的是服务人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