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学龙:通水修路争取一切投资 为“靠天吃饭”划上句号

不同于多数大学生村官的文质彬彬、谦卑有礼,马学龙有种农民特有的“匪气”和狡黠。呛人的“延安”烟,他一天至少抽两包。弹灭烟灰间,马学龙谈话天马行空,不时爆发出一阵豪爽的大笑。[详细]

  • #
  • #
  • #
  • #
  • #

村官创业也疯狂 发展绝不“等靠要”——记陕西省宜川县村官马学龙

不同于多数大学生村官文质彬彬的书生气,马学龙更像个真正的农民:不修边幅、不拘小节。呛人的“延安”烟,他一天至少抽两包。弹灭烟灰间,马学龙谈话天马行空,不时爆发出一阵豪爽的大笑。

马学龙的自信源于他的作为。2008年,他还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村官。2011年,他在乡镇换届选举中被破格提拔为副镇长,如今的他是宜川县阁楼镇副镇长兼东阁楼社区党总支书记。这几年,他干了很多别人没想过、或者想干却不敢干的事儿:通水、修路、发展苹果合作社、引入国外投资……““我想干的事,再难也要干成。干成了,我就很有成就感。”马学龙说。

为修路立下军令状

2008年选聘到东阁楼村做党支书助理,马学龙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村里拖了半年的自来水入户工程给解决了。很快,他又发现:东阁楼行政村辖东阁楼和下庄两个自然村,两村相距尽管只有2公里,但只能通三轮车,出行非常不方便。尤其是东阁楼的主要农产品——苹果运输难,每年下庄村的苹果单单从村里运到公路沿线,每斤就得增加成本近三分钱。搬来倒去还损伤了苹果的色香味。

“农村都实现了村村通油路,咱村为啥不能修一条?”马学龙跑到镇上找领导,得到的解释是:原本已经计划给东阁楼修油路,但由于修路要伤及部分村民的果树,占地赔款太低,村民百般阻挠,就一直没修成。

马学龙脱口而出:“群众工作我来做。”一个刚来农村没几天的村官,能做通这么棘手的工作?书记和镇长将信以疑地对视了一眼。马学龙急了,拍着胸脯立下军令状:“只要把项目留下,我保证实施好,不然听置处分!”

被这个年轻人的勇气和决心打动,书记和镇长当下拍板:就这么定!

那段时间正值苹果成熟,家家户户都忙着在田里卖苹果,马学龙就和村支书相约,每天晚上8点以后去农户家做工作。每天,扒完两口饭,马学龙就急匆匆地离开饭桌,给支书打电话:“走,今天咱到谁谁谁家去。”然后一头扎进茫茫夜色。

赔着笑脸、递着香烟、忍着冷眼,马学龙和一户一户人家“死磕”。往往是说通了丈夫,妻子又不同意了,说通了父亲,儿子又不干了……“今天说不通,明天接着说,明天说不通,后天接着说。”马学龙煞费苦心地向村民一户一户解释,暂时牺牲几棵苹果树,修通路带来的利益远远不止几亩、几十亩苹果树。经过半个月深入、细致的工作,终于赢得了村民的广泛支持。

2008年11月16日,工程正式开工。然而,当铲车已经推到了路上,还是有两三户人家冲过来挡住施工队。铲车轰鸣开动,阻挡的村民路最终缓缓地退散,路还是修成了,但这件事让马学龙感受到了农村工作的复杂和艰难。“人穷志短,要解决问题,根本上还是要让农民致富”,他开始思考,如何让苹果产业做大做强。

一开始他连合作社是啥都不懂

马学龙从小有商业头脑。高中,他物理成绩全班第一,拿过奥数奖。在延安大学读园林专业时,就开始自己卖花草树苗、包工程,毕业时,已经小有积蓄。他换过不少工作,社会经验丰富、广交朋友。2008年陕西招考大学生村官,有人劝马学龙试试。起初,他根本没当回事儿,可朋友的一句话点醒了他:“以你的性格,说不定在农村会有一番作为。”

“来农村,就是想实实在在干点事儿。”马学龙仔细考察村情,发现全村共有果园1200亩,人均达到2.5亩,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果农各自为战,分散经营,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供给和果品销售与市场对接能力差,甚至“丰产不丰收”。

马学龙了解到,县委县政府在果业经营上提出走合作化的策略,不少村发展合作社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合作社”到底是啥?马学龙一点也不懂。他认真查阅合作社相关文件,又上网找了所有能找的资料,到处请示领导、请示专家,自费到水平高、效益好的乡镇村子取经。他愈发认识到,合作社的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可当马学龙在村委会议上提出要发展合作社时,却发现,除了少数村干部对此有一定认识,大部分干部根本没有概念。

马学龙决定赌一把,他联系了阁楼镇的另外四名大学生村官,选择集体创业。2008年12月1日,“先兴果业专业合作社”注册成立,涉及阁楼镇12个村,其中有六个村的村支书都入了社。马学龙自费到北京买了一台测土测肥仪器,为农民提供服务。尽管努力开源节流,资金仍然是最令人头痛的问题。正在此时,机遇和挑战几乎同时降临。

创业疯狂史:在县长办公室门口“蹲守”整整一天

合作社成立后不久,马学龙得到消息:省农业厅在宜川县内选30个合作社作为省级示范合作社,谁能入选,就能获得五十万到六十万的贷款。

其他村搞合作社的都是“能人”,不是支书、主任,就是村上德高望重的大腕,合作社早早起步,搞得有模有样。而马学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合作社起步又晚,能办成啥样,谁都不敢保证。想争取这笔贷款?简直有点痴人说梦。

马学龙偏不信邪。他跑到县上找主管县长。第一次,直接被拒。第二次,再次被拒。马学龙不依不饶,第三次,他早饭都没吃就跑来了,可县长一早八点半就下乡了。

正值隆冬,天气阴冷,马学龙不好意思到别的办公室取暖,也不敢给县长打电话,就站在门口等,心里慌得不行,只能一支接一支抽6块钱的“经卡”烟。

下午四点,县长终于回来了,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马学龙,刚要开门,又被县委书记叫走了。

马学龙横下一条心,跑到书记门口接着等。一直到六点半,天都黑了。县长办公室主任过来对他说:“合作社的事县长已经知道了。你就回去等农业部的信吧。”

这天是星期五,马学龙想,如果拖到下星期一,名单已成定局,黄花菜都凉了。不行,必须得说服县长!时针迈向七点,县长终于办完事出来了,准备坐车回延安。怎么样拦住他?正巧县长的司机走过来,马学龙攀谈几句,得知他是阁楼镇人,赶紧说:“我也是阁楼的,家在延安,今天想回家看看,可没车了。能不能捎我一程?”司机看了看他,勉为其难地答应。

就这样,马学龙“死皮赖脸”地蹭上了县长的车。车里一阵沉默,气氛尴尬,马学龙递出的烟也被县长摆手拒绝,他正琢磨着怎么打破僵局,县长开始缓缓地发问:合作社做得咋样?入户情况咋样?……马学龙一一应答,县长仔细地听着,偶尔点一下头。就这样,他们在回延安的车上谈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县长说:你这个情况,农业部会仔细再研究。你回去等信吧。

第二天一早,马学龙坐上从延安到阁楼最早的一趟班车回到村里。果然没过几天就等来了农业部的消息:合作社获得了50万元的贷款!

如今,先兴果业专业合作社成员已发展到200多户,注册资金150万元,服务范围覆盖阁楼镇12个村的10000亩果园。

以往由于雨水断续,灌溉不及时,苹果上常常会出现“水裂纹”,既不美观,也影响口感。马学龙引来投资,为1200亩果园实施了滴水灌溉工程,从此结束了“靠天吃饭”的历史。2010年,他又动员全县8个优秀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创办了宜川县先锋果业专业合作联社。今天,宜川苹果不但跻身国务院采购产品行列,还打入了泰国市场。

四年来,马学龙拼命争取投资、带领村民致富。他主抓的世界银行的扶贫项目,连续为阁楼镇带来了900万的扶贫基金,金发碧眼的老外来到阁楼镇,对这里村民的素质赞不绝口。目前,马学龙又将精力投入到了阁楼镇东阁楼村的社区规划建设中,他说,他的梦想是打造“西北第一村”,五年内让所有的村民住上单元房,把星级酒店、高级商场都开到阁楼镇。“发展不能等靠要,要努力争取、主动出击、抓住一切机遇。”马学龙说,他还是会一如既往“赌”下去,并且永不服输。

记者手记


在对六个村官的采访中,马学龙的这次最从容的。不仅仅因为他是六名村官中的最后一位,我们的精神和体力都放松了;更是因为他面对我们一点也不紧张。其他村官面对录音笔和镜头常常会语无伦次,说话战战兢兢。而马学龙点燃一根烟,侃侃而谈,天马行空,言语幽默——这不奇怪,早在我们之前,他就接待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媒体了。他对我们真诚、坦白、快人快语,让我们迅速喜欢上他。[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