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珍: 向阿妈承诺永远做牧人的孩子

初次见次珍,我们都很惊讶:黝黑的脸庞、憨厚地微笑着一言不发,深色的衣着让她看着像是一位在高原基层工作多年的乡村女干部,而她的确就是顶嘎村的大学生村官。[详细]

  • #
  • #
  • #
  • #
  • #

向天国的阿妈承诺 永远做牧人的孩子——记西藏大学生村官次珍

初次见次珍,我们都很惊讶:黝黑的脸庞、憨厚地微笑着一言不发,深色的衣着让她看着像是一位在高原基层工作多年的乡村女干部,而她的确就是顶嘎村的大学生村官。

年仅27岁的次珍已经在这个村工作了3年,就在这3年里,顶嘎村办采石场收入翻了一番;奶牛养殖场从无到有;村子得到了全国“先进文明村”、全区“信用村”、 “日喀则地区基层党建工作示范点”等荣誉称号。

现在,达那答乡已成为日喀则地区大学生村官的“创业摇篮”,日喀则地区60%的村官都在这里跟次珍学经验。

考上村官 阿爸送她到了村委会

2008年7月,次珍的阿爸强巴(化名)带着她来到了顶嘎村上任大学生村官。强巴看过村里的情况,跟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嘱咐了半天才放心地回去。

“我阿爸只上过几年小学,是村委会的会计,家里有报纸和农牧科技的书,他慢慢看懂了就去教村里的人。”次仁说起阿爸时,眼里全是敬佩的神情。就是在强巴的影响下,次珍才坚持上完大学,最后考上了大学生村官。

阿爸回去了,大学生村官的工作该怎么做?次珍有些迷茫,“记得刚到村里时,我对如何开展工作毫无头绪。面对着艰苦的环境、生活单调、枯燥、工作上的困难和挫折,在理想与现实的落差中曾有过心理失衡的感觉。”次珍说,她的办法是走出去,在田间地头和村民说话。在一次次谈心中,她逐渐找到了工作的重心。

建养殖场 她背着酥油糌粑四处求人

“创业难,对于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我来说,更是难上加难!”次珍感叹,她为村子制定“集中开展以农业为主、牧业为辅、石材加工为支撑的发展思路”时,全村410人竟没有一个相信她,都觉得她是纸上谈兵。于是,次珍带上干粮到60多公里外的日喀则市区给石材厂找销路。3年里,她先后找到了14家企业和个人购买石材,直接创收40多万元,人均增收7000元左右。

有了大家的信任,次珍开始白手起家创办奶牛养殖厂。跑项目、要资金、盖厂房,沉默寡言的次珍蕴藏在内心的能量好像集中爆发了一样,奶牛养殖厂快建成时资金短缺,次珍立刻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一万多元无偿捐给了村集体。

厂房建好了,为了买到价低、品质好的奶牛,次珍一个人跑山南、进拉萨,近千公里下来只买回3头奶牛。这时,拉萨市一家单位打电话告诉她,他们可以无偿提供3头优质奶牛,并且长期提供技术支持。纯朴善良的次珍在村子里带上最好的糌粑、酥油来到这家单位,相见后谈得很顺利。可是,次珍回去后这家单位却再无音讯,这让次珍至今非常伤心。

阿妈病逝 她许诺永远做牧人的孩子

奶牛养殖厂建成后不久,10头奶牛全部买回来了,村里两个最困难家庭的成员成了厂里第一批工人。就在这个时候,次珍接到一个电话:阿妈老病突发去逝了。

“阿妈一直很辛苦。我们兄妹4人,两个哥哥都没有工作,姐姐很早就嫁人了,家里的事情全靠她一个人做。她身体一直不好,但自己能忍就不去买药。”次珍说,她当天回去后见阿妈最后一面,请了10天假在家休息。在这段时间里,次珍想了很多:母亲艰辛的一生,她的未来和前途。

“大家都说我变黑、变瘦了,人也没以前漂亮。其实,哪个少女不想拥有青春的浪漫和美丽的容颜?但我无怨无悔!如果让我做一次选择,我依然会这样:永远做牧人的孩子!”次珍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在后来的日子里也是这样做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假如有一天次珍升任更高的职位了,她还会保持牧人家孩子的本色。

记者手记


    初次见次珍,我们都很惊讶:黝黑的脸庞、憨厚地微笑着一言不发、深色的衣着让她更像是一位在高原基层工作多年的乡村女干部,但她的确就是顶嘎村的大学生村官。
    日喀则地区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们从次珍身上探寻出培养大学生村官的新模式:第一年,分散到各村;第二年,评比后集中到一个点;第三年,带着项目再分散到各村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