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增根堆:让村民不再守着雅鲁藏布江水喊口渴

刚到柏林村,旦增根堆遇到了大问题:干旱。旦增根堆上任之前没有想到:雅鲁藏布江边的村民竟然会遭遇旱灾。面对困难,旦增根堆又开始了新的村官征程。[详细]

  • #
  • #
  • #

让村民不再守着雅鲁藏布江水喊口渴——西藏大学生村官旦增根堆

    旦增根堆是一位新村官,因为他到柏林村任职还不到半年;旦增根堆还是一位老村官,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另一个村里有3年的村官经历。

    2008年,旦增根堆毕业于西藏大学农牧学院,带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加了西部志愿者,在山南地区乃东县团县委工作一年;2009年,志愿者期满后报考大学生村官,在曲水县聂当乡热堆村任职3年;今年,由于工作需要,任茶巴拉乡党委委员、柏林村党支部书记。

    刚到柏林村,老村官遇到了大问题:干旱。旦增根堆上任之前没有想到:雅鲁藏布江边的村民竟然会遭遇旱灾。面对困难,旦增根堆又开始了新的村官征程。

    曲水县地处西藏腹地、拉萨河下游、雅鲁藏布江中游北岸,“茶巴拉”系藏语译音,意为“盐堤”。柏林村是茶巴拉乡一个临江、靠山的村子,318国道穿境而过。

    今年3月,刚刚上任的党支部书记旦增根堆和柏林村的村民就面临一个大问题:没有水,种下的油菜、青稞长不出来。

    旦增根堆对柏林村的水源做了调查:村里有11个水塘,其中两个较大,九个较小。水塘里水的来源一是雨水,二是从茶巴拉沟引过来的。由于天气干旱,茶巴拉沟里没有水,村民只能勉强用年前蓄下的水应付。

    “我们后来去地里做了详细统计,地里的青稞苗有的像胡渣子一样,有的根本就长不出来。油菜也是这样,都贴着地长,根本不可能结籽。”旦增根堆说,统计下来,全村3500多亩耕地中,最少有75%因干旱影响而歉收。受影响的这部分里面,很多只能当做草料喂牛。

    节流:整修加固7公里水渠

    柏林村最大的敌人就是干旱,最迫在眉睫的事情是如何能够缓解现状,让村民种下去的是粮食、收回来的是牛草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抓住问题所在后,旦增旺堆开始行动。

    查巴拉沟的水要供两个村使用,分水以后,柏林村境内的水渠大约有7公里长,这7公里水渠是水自然冲刷形成的水沟。满满一渠水,但是流到最后也只剩筷子粗细了。“这个漏洞必须补上,这是我现在能做的。”旦增根堆统计数据、上报方案,很快把水渠工程的项目批下来了。这7公里的水渠大半已经竣工,部分已经投入了使用。与此同时,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柏林村最大的水库得到了整修,蓄水能力提高不少。

    开源:新建两座水泵站应急

    柏林村很多耕地由于地形影响,雅鲁藏布江的江水不能直接引流到地里浇灌,要想不再守着江水喊口渴,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修建水泵站提水灌溉。

    旦增根堆说:“用水泵提水的确可以缓解旱情,村里也有水泵站。”但旦增根堆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电费是每度0.45元,一天24小时不停地抽水,可以浇灌大约100亩地,费用大概是5000元,算下来每亩地浇灌一次要50元钱,对于村民来说,这个投入太高了。

    “水泵站费用太高,如果可以申请到灌溉补贴的话,我们愿意再建两座水泵站,彻底解决旱季缺水问题。柏林村是一个贫困村,贫困的主要原因就是缺水。水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就都好办了,只要水源充足,我们的村民肯定能靠自己的双手脱贫致富。”旦增根堆信心满满地说,就为改变干旱村,我愿意再干3年村官。

记者手记

  
  大学快毕业的旦增根堆面临人生的第一次选择,带着几分好奇心、几分新鲜感,旦增根堆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志愿者。“这一年的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工作能力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如果说还有别的收获,那就是希望能到一线岗位,实实在在干一些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