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雅兰:为村民讨债逼哭包工头

她学习藏语方言的笔记记录了厚厚一本。为使村民充分享受政府给予的各类补贴和优惠政策,她学习各类计算方法,认真校核补贴款项。为民讨债,她几次上门,逼哭负债人。[详细]

  • #
  • #
  • #
  • #
  • #

为村民讨债 湘妹子逼哭了包工头——记西藏大学生村官杨雅兰

喜玛拉雅山南、雅鲁藏布江畔,距离拉萨近一千公里路程的大山深处有个村子叫仲达村,全村共199户、674人。采访西藏大学生村官杨雅兰之前,我们从未听说西藏有这样一个村子。

2009年8月,湘妹子杨雅兰从湖南常德来到仲达村任大学生村官。在这里,一个20出头的女孩历练成为村民信服、工头敬畏的女村官。走进仲达村,我们对杨雅兰的村官生活有了更真实的了解。

初次进村 她带了10个包裹走了7天

“2009年7月22号,我从湖南长沙转机到了拉萨,等了一天,拿到派签证后坐大巴到了林芝地区八一镇。在林芝地区行署报道后坐大巴到朗县,到了才知道我被分配在仲达村,仲达村离朗县还有30公里,没有班车。镇上刚好有人来县里办事,第二天要回去,县委领导让我搭他们的车去村里。”杨雅兰说,离开西藏民族学院的时候,她整理了10个大包裹寄到朗县,里面吃的、穿的、用的都有,就担心到了到了村上买不到。

从离开家到走进仲达村,杨雅兰用了7天的时间。扛着10大包生活用品,20出头的湘妹子正式到仲达村就任大学生村官。走进仲达村,泥泞的土路、到处奔跑的牲畜、陌生的村民说着她一句也听不懂的话,此情此景让早有心理准备的杨雅兰也吃了一惊。

初显身手 辗转千里从拉萨买回设备

惊魂未定,杨雅兰开始做入户调查工作,语言障碍让原本简单的工作变得有些艰难。从这个时起,杨雅兰从最简单的单词开始学藏语,几个月下来她已经可以听明白简单的日常用语。

一天早上,杨雅兰听见村东头传来机器轰鸣声,便跑出去看是怎么回事。“我不认识路,在村子里顺着声响找,爬了几道围墙才看见村民们正在河边平整土地。”杨雅兰说,原来,村里打算办一个采砂厂,村委会领导之前没有跟她说,可能觉得,她一个小女孩,这种事情肯定帮不上忙。以后,杨雅兰主动参与到砂场的建设中,每天都往工地上跑,想到好的主意就和村支书商量。几个月下来,杨雅兰的脸晒得跟当地村民一样黑,村委会班子被杨雅兰的热情感动了,砂场建设的事情经常和她一起商量。

准备正式营业时,村委会领导发现钢筛的规格不合适,还有其他一些设备都要去拉萨买,杨雅兰把这个任务揽下来了。“我一个人从朗县坐班车到山南地区,转车到拉萨,这条路近,可是有很长一段的土路,还要翻一座雪山。”杨雅兰说,从朗县到山南地区花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到了拉萨,她边问边找,最后把设备都买齐了,然后从拉萨到林芝转车回朗县,全部路程加起来差不多一千公里。杨雅兰带着设备回到村里,村民都惊叹:没想到这个小女孩还真能办成事!

为民讨债 包工头被逼得掉眼泪

2010年6月底,仲达村的砂场正式运营。杨雅兰理清了财务制度,村民参与的积极性更高了。雅鲁藏布江的砂石源源不断采上来了,销售成了问题,杨雅兰又开始四处找买主。几个月下来,杨雅兰成了谈判高手,以较高的价格拿回订单时,村里的乡亲对她更是刮目相看。

年底前,一笔砂石款却没有着落。包工头领到工程款后,悄悄开溜了。钱拿不到,杨雅兰急得不行,找到县里去问个究竟,打听后才知道,跑掉的包工头是二手老板,大包工头还在压了一笔质量保证金在县里。“我去县里说明了情况,让这个大包工头把款补上,否则就从质量保证金里扣除。”杨雅兰说,大包工头开始态度强硬,她找上门说了几次后,大包工头发现赖不过去开始求情,眼泪都掉下来了。

在杨雅兰的坚持下,村民的钱总算讨回来了。此后,朗县很多人都知道仲达村有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湘妹子。大家不知道的是,杨雅兰已经把户口从学校迁到了朗县仲达镇,是地地道道的西藏人了。

记者手记

  
杨雅兰从小生活在城市,在西藏没有一个亲人,近三年村官生涯让她喜欢上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从湘妹子变成真正的西藏人。“我热爱村官工作,每项跟农牧民息息相关的工作我都认真对待。参加工作以来,从陌生到融入,从忐忑不安到胸有成竹,我深深地感到,只有以心换心,才能赢得群众的理解支持。”这是杨雅兰对自己的总结,也正是仲达村带给她最大的改变。[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