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欢庆:为弱势群体叩开就业的大门

相比义乌本地人,季欢庆更愿意帮助外地人。他认为,外地来的民工,他们离家在外,无根无底,在本地人手上能轻松办好的事情,在外地人那里,或许要跑很多天,或许还要走许多冤枉路。[详细]

  • #
  • #
  • #
  • #
  • #

为弱势群体叩开就业的大门的村官——记浙江省大学生村官季欢庆

季欢庆与徐功禄的认识,或许真的是一种缘分。

他们非亲非故,但季欢庆仍然帮他找到了工作,帮他解决了一个个困难。如今,虽然他们多年没有联系,但是偶尔,季欢庆仍然会想起这个在大学生村官生涯中,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朋友。

我问他能做什么时,他居然傻了

季欢庆在当上大学生村官不久,就认识了徐功禄。

徐功禄是河南人,在义乌开摩的,一家四口租住在北苑街道迎宾社区一个名叫“大三里塘”的地方。

2008年初,季欢庆第一次见到徐功禄时,天还很冷,徐功禄身穿大绿色的毛衣,外套一件大大的夹克。或许因为拉链坏了有点透风,徐功禄一边与邻居聊天,一边时不时的拉起夹克御寒。夹克很大,人很瘦小,给人感觉滑稽、不伦不类。

“那时候我几乎每天都要去下面的村里,后来我总结出一个经验,经常看到的那些人,肯定都是没有固定职业,整天无所事事的。”季欢庆告诉记者。

徐功禄就是属于季欢庆经常能看到的那种人。

“平时都在干点什么?”季欢庆走上前去问。

徐功禄感到惊讶,他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社区里的干部,经常来村里检查。过了很久,才从嘴里蹦出两个字:“玩啊。”

其实,徐功禄有一份职业——开摩的拉客。可他没有驾驶证,摩托车也没有年审。营运时,交警经常会找到他。同时,拉客需要人机灵,随机应变,但徐功禄老实,还有点口吃。

久而久之,徐功禄产生了惰性。每跑几天,就开始休息,把前几天赚到的钱拿出来开销,等到家中实在没钱了,他又会开着摩的出去。

“你想找个固定的工作吗?”季欢庆问徐功禄。

“好啊!”这一次,徐脱口而出。

“那你能干点什么呢?”

“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

“你自己干点什么都不知道?”

“嗯!没有手艺!”徐功禄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最后,季欢庆感觉徐功禄还是做保安比较合适。于是,季欢庆拿出随身的“求职登记表”填上徐功禄的相关信息,在最后的备注一栏上写到:求职保安,没文凭,没经验。

上班第一天,就受伤了

季欢庆在社区里分管安全,每次在企业例行安全检查后,总会跑去企业的人事部门,打听是否需要工人。

于是,在季欢庆的帮助下,徐功禄很快找到了工作,在当地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负责当地一个创业园的门卫工作,试用期一个月。

可是,徐功禄试用期才第二天,季欢庆又在村里看见了他。

那天,徐功禄一个人蹲在家门口发呆,头裹着白色纱布,纱布外面依然能够看见额头上渗出的血迹。季欢庆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完蛋了,怎么上班第二天就受伤了?!”

原来在当天去上班的路上,徐功禄骑摩托车与一辆轿车发生了刮擦,人倒在地上,额头受伤。徐功禄还一个劲地跟司机说“没事”。后来司机出于同情,给了他200元,让他去医院包扎一下。

结果,医院的各种费用花了300多元。

“明天还要去医院,家里没有钱了,你能不能帮我去单位先结点工资?我自己不敢去结。”徐功禄问道。

季欢庆顿然蒙了,“试用期上班才第二天,就去单位结工资?!怎么可能啊!”

季欢庆从口袋里掏出了仅有的300元,决定明天去企业看看,“毕竟是在上下班途中发生的意外。”

第二天,企业的保安经理对季欢庆提出的想法感到为难。

后来,公司还是提前结了半个月的工资,条件是由季欢庆担保,徐功禄伤势治疗好后,必须继续回单位上班。

公司辞退了他

不到两个月,徐功禄又出事情了。

那一天,季欢庆接到了物业公司保安部经理的电话。电话中,保安经理说,徐功禄在上夜班的时候喝酒,“到第二天早上还是醉醺醺的,公司已经把他开除了。”

“能否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改掉了这个习惯,能不能继续让他上班?”电话中,季欢庆急切地问保安经理。

“老板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再来上班已经不可能了。”

“当时我很生气,现在找份工作多不容易,原本希望他能安稳地做下去,没有想到值班的时候喝酒,我与他非亲非故,那时候真不想再帮他了。”季欢庆对记者说。

但是后来,季欢庆又陷入了纠结之中:徐功禄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老婆只是偶尔打打零工,收入很低。如果现在他又失业了,这个家庭该如何维持下去?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季欢庆急匆匆地赶到徐功禄的出租屋。徐功禄坐在小凳子上,低着头,老婆正在一旁数落他,“你做保安值班时还喝酒,现在被开除了,能怨谁?!”

徐功禄依然低着头,口中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其实,我跟徐功禄交往久了,多少还是有感情,我也想帮助他。可是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物业公司的老板,老板我并不认识,当时我也左右为难。”季欢庆告诉记者。

在以后的日子,季欢庆在工作之余,经常打听谁跟物业公司的老总熟识。

数日后,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季欢庆听说社区下面小三里塘的书记与物业的负责人交情深厚,马上带上徐功禄赶到小三里塘书记家中。

后来,在小三里塘书记的帮助下,徐功禄写了一份保证书交给了老总,然后重新上岗。

帮助的人很多

2009年9月,因为工作调整,季欢庆被调离了迎宾社区,从那时候开始,他很少去大三里塘,很少看见徐功禄了。

2010年春节刚过,徐功禄突然找到季欢庆,并带来了两只土鸡,“那是他春节回家后,从河南老家带来的,说是自家养的,特意拿来送给我。当时我很感动,这么大老远,千里迢迢带给我带两只鸡”。

从那以后,徐功禄的消息越来越少。终于有一天,季欢庆骑车去物业公司打听,才了解到,徐功禄后来在公司做了一年多,辞职了。

季欢庆赶到徐功禄当年的出租屋,屋子已经换了主人。房东说,在徐功禄辞职以后,就离开了,说是回老家找工作。

现在,偶尔想起徐功禄,季欢庆总有点失落。他不知道这位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朋友,现在在哪里漂泊,现在生活过的如何?

不过,工作之余,季欢庆依然在帮助那些弱势群体找工作。

2010年初,社区里的一位聋哑人,腿脚利索,失业在家。季欢庆帮他办好了残疾证,并介绍去了当地一家福利企业上班。

2011年5月,一位来社区询问失业金的大姐,40多岁。闲聊中,季欢庆知道她厨艺不错,就介绍她去了一家饭店工作。

记者手记



相比义乌本地人,季欢庆更愿意帮助外地人。他认为,义乌人除了少数特困户,大部分经济条件好,而外地来的民工不一样,他们离家在外,无根无底,本地人能轻松办好的事情,在外地人那里,或许要跑很多天,或许还要走许多冤枉路……“我们义乌人要大气,要有包容心,要给他们帮助,这样,一切会更好。”采访时,季欢庆这样对记者说。 [详细]